搜索:
兽交一家
兽交一家
(第一话)妈妈的性教育
===================================
谢蕙珊女∶卅八岁,兽医,在丈夫死後成为附近的中年男人追求的目标。
李思涵女∶廿岁。
李思琪女∶十五岁。
李思倩女∶十一岁。
===================================
李思涵从学校回到家里,看到店门口的招牌挂上『暂停营业』,感到奇怪。
李思涵∶「我回来了。」
李思倩∶「姊姊,回来了啊!」
李思涵∶「妈妈呢?怎麽不开店啊?」
李思倩∶「妈妈好像在房间里。」
李思涵∶「难道┅┅」
李思倩∶「应该是吧。」
李思涵∶「唉┅┅今天是跟哪一只?」
李思倩∶「好像是前天送过来的狗。」
李思涵∶「那只很大只的吗?」
李思倩∶「嗯。」
李思涵∶「┅┅」
思涵把外套脱下,回房间换便服。
李思涵∶「真是的,爸爸死没多久就这样子。」李思涵一边换衣服,一边抱
怨着。
李思倩「姊姊。」
李思涵∶「什麽事?」
李思倩∶「我肚子饿了。」
李思涵∶「好啦,我马上煮饭,你等一下。」
李思涵换好便服後就到厨房去煮饭了,不久,大门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李思琪∶「我回来了。」
李思涵在厨房对李思琪说∶「你快换衣服,换好後帮我一下。」
李思琪∶「妈妈呢?」
李思倩回答说∶「在房间里,和狗狗交配吧!」
李思琪脸红着说∶「又和狗在一起┅┅算了。」说完就回房换装,换好後,
到厨房帮忙大姊煮饭,李思倩也到厨房帮忙。
过了廿分钟後,饭菜都煮好了,端到饭桌上。
李思涵∶「妈妈还没好吗?我去叫她。」
李思涵走到了妈妈的房门,敲了敲门。
李思涵∶「吗,吃饭了。」
李思涵发现门没锁,心想∶(没锁,不在吗?)
李思涵开门进去,「啊!?」李思涵看到自己的妈妈全身一丝不挂,正与一
只从未见过的巨犬交合着,巨犬拉住了妈妈的腰,跨在妈妈的身上,努力的抽动
着下半身,而自己的妈妈满身是汗,仍尽力地将身体的高度维持在狗适合性交的
高度。
妈妈∶「你┅┅啊┅┅怎麽进来了?」
思涵红着脸说∶「门┅┅没锁。」
妈妈∶「什麽事?」
思涵∶「吃饭了,妹妹她们都在等你。」
妈妈气若游丝的说∶「你们┅┅先吃,啊!┅┅嗯┅┅这只狗的耐力很┅┅
强,已经一小时了┅┅还没完┅┅你们先吃吧┅┅」
思涵∶「我知道了。」便走了出去。
思倩∶「妈妈呢?」
思涵∶「妈妈叫我们先吃。」
思琪∶「妈妈难道和狗┅┅」
思涵耸耸肩的说∶「没办法,随她去吧,我们先吃。」
姊妹三人在安静中用餐,吃完後,三个人一起收拾。
思倩对思涵说∶「我想去妈妈房间看。」
思涵∶「咦?」
思琪∶「我,我也想去看。」
思涵∶「┅┅好吧,那┅┅一起去吧。」
思琪∶「姊姊也想去看吗?」
思涵有点别扭的回答∶「是┅┅有一点啦。」
思倩∶「那一起去吧,走。」
思涵轻轻敲妈妈的房门∶「妈,我进来了。」
思涵打开门,发现到狗依然在不停的在妈妈的体内抽送着。
妈妈∶「你们┅┅来┅┅干嘛?」
思倩∶「我要看妈妈和狗狗的样子。」
妈妈∶「看我的┅┅样子┅┅」
思琪∶「我们有点好奇,所以┅┅」
妈妈笑了笑∶「你们┅┅就┅┅坐在旁边看┅┅啊┅┅看就好。」
姊妹三人就坐在妈妈的身旁,观看妈妈被狗奸淫的模样。
思倩弯下腰,由下往上看,看到狗的肉棒不停地进出妈妈的阴户,她天真的
问∶「妈妈,会痛吗?」
妈妈∶「不会┅┅很┅┅舒服┅┅啊啊┅┅」
思倩∶「舒服?」
妈妈∶「女人就是要┅┅和公的动物交配,才叫女人。呼┅┅呼┅┅」
思涵∶「这只狗是谁的?」
妈妈∶「是一个俱乐部的┅┅老顾客的,他要出国,拜托我照顾┅┅十天,
有卅万呢!」
思涵惊讶的说∶「卅万!那┅┅和他的狗上床也是在照顾的项目内吗?」
妈妈∶「没错┅┅我┅┅在俱乐部里┅┅就是作┅┅这种事的┅┅」
思涵∶「┅┅妓女吗?」
妈妈∶「没错┅┅就是这样,啊啊啊啊啊┅┅」
妈妈还没说完,就有一股温热的爱液从妈妈的下体狂奔而出,妈妈的身体剧
烈的颤抖着,狗完全不理会妈妈的状态,继续奸淫着妈妈的身体。
思倩∶「妈妈,怎麽了?好像尿尿了,而且地上好多水喔!」
思倩这样问,思涵和思琪都沉默不语。
妈妈一边被狗奸淫着,一边回答思倩的问题∶「因为┅┅妈妈┅┅和狗性交
得┅┅太舒服了,就会这样┅┅」
思倩∶「很舒服?」
妈妈一边回答思倩的问题,一边和狗交合,看在思涵及思琪眼里,有种莫大
的刺激。
妈妈∶「啊!?」
狗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但前脚继续抓着妈妈的腰不放,妈妈的表情也有点
变化,淫糜的样子,刻意表现给亲生的女儿们看。
狗动作停了一会儿,就从妈妈的身体爬下来,但肉棒还是继续插在妈妈的体
内。三姊妹虽然常常看到妈妈和狗性交的样子,但从未如此近看过。
思倩∶「妈妈,怎麽了?」
妈妈∶「啊啊啊┅┅狗狗要送妈妈种子啊!」
思倩∶「种子?」
妈妈∶「对啊,因为妈妈也让狗狗舒服,所以狗狗要送妈妈东西啊,不信,
你过来看。」
妈妈从狗爬式的姿态,慢慢的翻身,狗也连带的翻了身,侧身躺在地上。
妈妈∶「你们看,我的腹部是不是有一点鼓鼓的?」妈妈指着小腹鼓起来的
地方对她们说∶「狗在高潮时,它的小弟弟会在女孩子的身体里面大起来,然後
和女孩子完全的黏在一起,在送女孩子礼物。」
思倩∶「在哪里?」
妈妈笑着说∶「你摸摸看这里。」
思倩的手摸了妈妈小腹鼓起来的地方。
妈妈∶「有没有感觉到它在动?」
思倩∶「有。」
妈妈∶「因为狗狗正在送妈妈礼物啊!直接送给了妈妈的身体,让妈妈感觉
到很幸福。」
思倩∶「幸福?」
妈妈∶「女孩子就是为了得到这个礼物,才会和公的动物交配,把身体借给
它们,让它们高兴,它们就会送让女孩子幸福的精子啊!」
对於自己亲生母亲的『指导』,思涵及思琪沉默不语。
思涵∶「我先出去了。」思涵起来,往外走了出去。
思琪∶「我也要走了。」
思琪看姊姊离去,也跟着离开。
************
思涵回到房间,关起房门并锁上。
思涵∶「讨厌,竟然┅┅」思涵慢慢把内裤脱下,看见湿漉漉的内裤,脸上
浮现出害羞又不愿承认的表情。她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这样下去,总有
一天,我一定会被妈妈带坏,和狗上床的。)
************
思琪也回到房间,对於妈妈的亲生指导,刺激过於强大了。
思琪∶「不行了┅┅我。」思琪无法控制自己的双手,在床上自慰起来。
思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一会儿,思琪就高潮了。
思琪∶「我┅┅我好想要像妈妈一样┅┅像妈妈┅┅」
思琪想起自己的妈妈,手又不听使唤起来。
思琪∶「啊┅┅」
************
而妈妈则在房间里继续亲身指导思倩如何和狗做爱。
思倩∶「妈妈,礼物在哪里呢?我没看到。」
妈妈笑着说∶「他已经慢慢的送给了我了。」摸摸小腹说∶「现在,妈妈的
身体里面,充满了狗狗送给妈妈的礼物呢!」
思倩∶「为什麽妈妈要和狗狗交配呢?姊姊都没有。」
妈妈摸了思倩的头说∶「因为姊姊喜欢的动物还没出现,不一定是狗狗,也
有可能是其他的动物喔!而且这只狗狗喜欢妈妈,一直想要和妈妈在一起,所以
每天都在我的身边等我;妈妈也是女孩子,被它一直追求着,也开始喜欢它,所
以妈妈就邀请它到我的房间来,告诉它我也喜欢它,它很高兴,说要妈妈当它的
太太呢!」
思倩惊讶的说∶「太太,就是要和妈妈结婚吗?」
妈妈∶「对啊,不过没办法,它十天後就要回去了,所以妈妈和它说,你十
天就要回去了,我没办法和你结婚,但是,我愿意当你十天的老婆。」
思倩∶「那妈妈现在是狗狗的太太了?」
妈妈∶「对啊。」
思倩∶「哇┅┅」
妈妈∶「啊!?」
思倩∶「怎麽了?」
妈妈摸摸腹部∶「没有,它好像快要结束了。」
思倩∶「咦?」
不一会儿,妈妈发出一声抚媚的的叫声,狗的阴茎离开了妈妈的身体。妈妈
瘫倒在地上,下体不断的流出爱液及狗的精液。
思倩看到妈妈的下体,惊讶的问道∶「妈妈,怎麽会有水流出来?」
妈妈∶「这些水就是它送我的礼物啊!」
思倩∶「是吗?」
思倩看到狗靠近了妈妈的身边,并开始舔妈妈的脸颊。
妈妈∶「老公。」
妈妈也伸出舌头,和狗彼此相吻着。
妈妈∶「谢谢你的礼物,为了回报,我就当你十天的老婆,你随时可以和我
做爱。」
思倩∶「哇!」
思倩红着脸,羡慕着自己的妈妈。
(第二话)妈妈对思倩的亲身指导
**********************************************************************
作者的话∶
我退伍了,也找到工作了,但还是新手上路,要实习三个月才能成为正式员
工!没办法,我对漫画也有兴趣,如果这个工作做不下去了,可能会考虑走漫画
这条路吧!
至於《犬姊妹》,我还要整理一下,因为那篇我想要和这篇连在一起,而且
成为一个长篇的大故事,所以《犬姊妹》必须请各位再等一等。
**********************************************************************
「妈妈,你在哪里?」思倩从学校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找自己的妈妈。
「我在┅┅这里┅┅」妈妈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思倩听到後,就往声音的地
方走去。
思倩听到,远处不只是只有妈妈的声音,还有狗的喘息声。
思倩一到仓库门口就看到了妈妈正在帮狗口交,年幼的思倩并不知道妈妈的
举动是什麽,便问道∶「妈妈,你在干嘛?」
妈妈被这样问,便用手代替嘴巴,摩擦狗的阴茎。
妈妈∶「我在帮我老公清理身体。」
思倩∶「对喔,妈妈现在是狗狗的太太了。」
妈妈∶「对啊!」
狗似乎不喜欢阴茎被手弄,於是爬了起来。
妈妈∶「老公,怎麽了?」
狗靠近妈妈的下体闻了闻,伸出舌头,舔了妈妈的小腹。
妈妈∶「老公,来。」
妈妈把大腿打开,思倩惊讶的发现到,妈妈的阴毛全不见了。
思倩∶「妈妈,你不是有毛吗?怎麽不见了?」
妈妈∶「因为我希望我老公能很快的看到我最重要的地方。」妈妈用双手把
阴唇扒开,对着狗说∶「老公,来吧!」
狗的舌头开始舔妈妈的阴唇。
妈妈∶「啊┅┅」狗每舔一次,妈妈的身体就会抖动一下。
妈妈∶「好棒,老公┅┅啊┅┅,啊,不要,你伸进去了,啊啊啊!」
思倩看到狗的舌头前端消失於妈妈的阴唇间,思倩∶「妈妈,进去了耶。」
妈妈∶「对啊,啊┅┅它是在尝尝妈妈的味道,啊┅┅」
狗的舌头来回穿梭在妈妈的阴道口,思倩看到妈妈的表情及动作,感到很好
奇。
思倩∶「妈妈。」
妈妈∶「啊┅┅干嘛?」
思倩∶「你是不是很舒服啊?」
妈妈笑着说∶「对┅┅很舒服。」
思倩∶「为什麽?」
妈妈∶「小倩,你┅┅会不会自慰?」
思倩∶「自慰?」
妈妈∶「嘻嘻,你还是个小孩子,老公┅┅等一下喔!」妈妈轻轻的把狗推
开,走到了思倩的身旁∶「把内裤脱掉。」
思倩∶「?!?!?!?!」思倩被妈妈这句话搞得不知道要如何反应。
妈妈的手伸进思倩的裙子里。
思倩∶「妈妈?」
思倩完全不抵抗,配合着妈妈把自己的内裤脱掉。
妈妈∶「躺下来。」
思倩照着妈妈的话作,平躺在地板上。
妈妈∶「乖,答应妈妈,现在听我的话,好不好?」
思倩脸红着说∶「┅┅好。」
妈妈手伸进思倩的裙子里,抚摸着思倩的私处。
思倩∶「啊!?!?」
思倩的私处开始被妈妈抚摸着。
妈妈∶「如何?感觉好不好?」
思倩∶「好┅┅好奇怪┅┅」
妈妈∶「只要手不停的这样摸的话,你就知道感觉好不好了。」
思倩∶「妈妈,我┅┅」
不一会儿,思倩的身体剧烈的抖动起来,并且未熟的阴户,喷洒着少量的爱
液。
妈妈∶「如何?」
思倩恍惚着,没有回答。
妈妈继续抚摸着刚刚迎接高潮的幼小阴户。
妈妈∶「你知道什麽叫女人吗?」
思倩∶「┅┅」
狗在妈妈的身旁绕来绕去,妈妈∶「我会告诉你的。」她挪动身体,和思倩
成69的姿势,妈妈在上,思倩在下,妈妈翘起屁股,张开双腿对狗叫道∶「老
公,来吧!」
妈妈趴在地上,抬起屁股诱惑着狗,狗的阴茎涨得难受,正需要发泄,马上
便爬到妈妈的身上。
妈妈∶「啊啊!┅┅」
思倩和妈妈成69的姿势躺在地上,清楚的看见妈妈的下体被狗塞入它的阳
具,并快速抽动。
思倩躺在地上看了四、五分钟,慢慢的爬了出来,并蹲在旁看着妈妈被狗奸
淫、玩弄的模样。
妈妈∶「你好厉害┅┅我┅┅我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思倩看到妈妈这样,不知不觉的把手放到下体,爱抚自己女孩子的下体。
思倩∶「啊┅┅」
妈妈也看到了,却不阻止思倩,反而更有感觉,故意对着思倩露出性感、妖
艳的性交表情,说一些淫秽的话。
妈妈∶「老公,继续┅┅干我,啊啊啊啊┅┅操死我吧┅┅」
抖动的身体、摇晃的乳房、性感的表情,不断的给思倩带来心理上的刺激。
思倩∶「啊┅┅」
思倩在旁边一边看狗上自己的妈妈,一边实行妈妈刚刚才教导的自慰。
过了半小时,狗的阴茎在妈妈的体内涨大起来。
妈妈∶「思倩┅┅」
思倩∶「妈妈。」
妈妈∶「你知不知道现在妈妈是什麽?」
思倩∶「?」
妈妈∶「不知道吧,现在妈妈是一只母狗啊!」
思倩∶「咦?」
妈妈∶「你说,人可不可以和狗交配呢?」
思倩∶「┅┅不是可以吗?妈妈现在就和狗交配啊!」
妈妈摇摇头说∶「其实,人不可以和动物交配,因为人和动物不一样,人只
能和人交配。」
思倩∶「为什麽?」
妈妈∶「因为妈妈不当人了。」
思倩∶「妈妈不要当人?」
妈妈摸着自己的小腹,闭起眼睛∶「小倩,你来摸摸看。」
思倩用手轻轻的放在妈妈的小腹上。
妈妈∶「感觉到了没有?你曾经待过的妈妈的肚子里,已经被狗占领了,你
有没有感觉到,它在妈妈里面动来动去呢?」
思倩看着妈妈的小腹,狗和妈妈结合的部位,再看妈妈身後的巨犬。
思倩∶「有,狗狗的东西在妈妈的肚子里面。」
妈妈∶「不止是这样,狗狗还送妈妈礼物呢!你知道是什麽礼物吗?」
思倩摇摇头。
妈妈笑着说∶「妈妈答应狗狗当狗的老婆吗?」
思倩点点头。
妈妈∶「所以妈妈是狗狗的老婆了,等於是答应狗狗把妈妈把身体送给狗狗
玩。而狗狗玩妈妈的方法,就是用它的小鸡鸡插入妈妈最重要的地方,这样狗狗
会感觉很舒服,妈妈也感觉很舒服。
思倩∶「因为妈妈让狗狗玩,所以狗狗会送妈妈礼物?」
妈妈∶「对,狗狗送妈妈的礼物,其实是要妈妈生小狗狗。」
思倩惊讶的说∶「要妈妈生小狗狗?」
妈妈∶「对,因为妈妈是人,不会生小狗狗,所以人不能和动物交配,妈妈
不应该和狗狗交配的。」
思倩∶「那妈妈为什麽还┅┅」
妈妈∶「因为妈妈想要和狗狗在一起,也已答应了它,所以,妈妈现在不是
人,是一只母狗。」
思倩∶「妈妈也是狗?」
妈妈∶「对,所以狗狗才会和妈妈交配,才会玩妈妈,妈妈也愿意和狗狗上
床,和它性交,让它在妈妈体内射精。」
思倩∶「为何妈妈是狗?」
妈妈∶「你有没有听过『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妈妈嫁给了狗,现在,妈
妈就是一只狗。」
思倩∶「┅┅」
************
妈妈和思倩聊了很久。
************
妈妈∶「啊!?」
思倩∶「妈妈,怎麽了?」
妈妈∶「狗狗要离开妈妈了。」
妈妈话一说完,狗就离开了妈妈的身边,妈妈的阴户一下子喷出了好多的液
体出来。妈妈也因狗爬式作得太久,四肢有些麻痹,躺在地上。
思倩∶「妈妈,怎麽样了?」
妈妈∶「没事,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
妈妈在休息时,狗在旁边舔着自己的生殖器。
过了五分钟,妈妈起身坐在地上。
妈妈∶「你看。」妈妈张开双腿,用右手轻轻的拨开阴户,湿答答的阴户,
还不断地流出狗的精液。
妈妈∶「这水是妈妈对狗狗的爱的证明。」
思倩∶「爱的证明?」
妈妈∶「对啊!因为妈妈爱它,才把身体完全托付给它,让它玩弄,这是它
玩弄妈妈後留下来的,也证明了妈妈把身体送给了它。」
思倩∶「妈妈喜欢它?」
妈妈∶「对,狗狗随时随地要玩妈妈时,妈妈都会脱光衣服,让它玩妈妈这
里。」
在妈妈说话的同时,狗向妈妈靠近,并舔着妈妈的小腹。
妈妈∶「老公。」妈妈含情脉脉叫着它,并抚摸着它的头。狗转向靠近妈妈
的脸,妈妈主动的亲吻着狗。
思倩∶「妈妈┅┅」
看到一只畜生和妈妈亲热的模样,让思倩受到不少刺激。
(第三话)妈妈的性交易
自从妈妈亲身指导思倩怎样和狗性交後,已过了十一天,狗也被送还了原主
人,妈妈也解除了狗妻子的身份,回复到正常的生活中。
一天,妈正在房间看电脑档案,思倩跑到妈妈房间。
思倩∶「妈妈,我可以进来吗?」
妈妈∶「进来啊。」
思倩走到妈妈的房间,观看妈妈的电脑。
思倩∶「妈妈,这是┅┅」
思倩看到了一个女人和狗交配的画面,而且那女人和妈妈有些神似。
妈妈∶「对,里面的女人就是妈妈。」
思倩∶「妈妈也和其他的狗狗交配吗?」
妈妈∶「可以这麽说。你看!」
妈妈打开图档的预览小图示,里面全部都是一些女人和狗交配的图片。
思倩∶「妈妈在房间里和狗狗交配啊?」
妈妈∶「对啊。」
妈妈一个个打开图片,思倩专注的看着萤幕。
妈妈∶「这是妈妈打工时的样子。」
思倩∶「打工?」
妈妈对思倩笑着说∶「在爸爸还没死的时候,妈妈只能出去一下而已,没办
法和狗狗住在一起,所以就到俱乐部打打零工。」
思倩∶「俱乐部?那是什麽?」
妈妈∶「其实妈妈加入了一个俱乐部,一个很特别的俱乐部,这是妈妈在里
面的样子。」
思倩∶「妈妈在里面和狗交配?」
妈妈∶「不对,是作狗专用的厕所。」
思倩∶「????????」
妈妈∶「妈妈以前在里面工作时,都是待在一间小房间里,房间外面就是厕
所,妈妈就待在像一个上大号的小空间里,等客人把狗带到里面。」
思倩∶「就这样和狗狗交配吗?」
妈妈∶「不是,是处理狗的排泄物,我在里面帮狗擦屁股的。如果狗狗发情
想要玩女人,只要狗的主人要求,妈妈就会把衣服脱掉,让狗玩弄我,一直到狗
射精为止。」
思倩∶「只要是狗就可以吗?」
妈妈不好意思的说∶「不对,只要是动物的主人,就可以带动物到俱乐部里
要求我让动物玩,妈妈是不能拒绝的。」
思倩∶「不能拒绝?为什麽?」
妈妈∶「因为那时妈妈是把身体租给俱乐部,只要俱乐部受理,妈妈就得和
各种动物做爱。」
思倩∶「妈妈喜欢这样吗?」
思倩这样一问,让妈妈有些难堪∶「是┅┅有点不喜欢┅┅」
思倩∶「那为何还要这样?」
妈妈∶「因为那时妈妈有头家要照顾,所以没办法而被借出去。」
思倩∶「借出去?」
妈妈∶「打工的意思。你看这张图片。」
妈妈打开了一张图片,让思倩看的目瞪口呆。
思倩看到照片的妈妈全身赤裸,胸部到小腹写着四个大字∶『家畜专用』,
而『用』的後面还有一个箭头,指向妈妈的阴户。
思倩∶「家畜专用?」
妈妈∶「对啊,因为妈妈的身体是专门用来和家畜性交的,算是家畜用的妓
女吧!」
思倩∶「┅┅」
妈妈∶「没关系啦,妈妈也是自愿当家畜用的女人啊!」
思倩∶「┅┅」
妈妈∶「对了,小倩。」
思倩∶「啊!?」
妈妈用很快的速度,把思倩的裤子脱了下来。
思倩∶「啊啊!?」
思倩用手遮住了内裤,妈妈却靠近思倩脸。
妈妈∶「小倩,是不是有感觉了?」
思倩∶「什麽?」
妈妈把思倩的手用力拉开。
思倩∶「不要。」
妈妈看到思倩的内裤,已经稍稍有湿掉的现象了。
妈妈∶「这是什麽?」
思倩∶「不┅┅不知道。」
妈妈用手隔着内裤,轻轻爱抚思倩。思倩幼小的嘴唇,发出了不符合年纪的
喘息声。
妈妈∶「是不是很舒服?」
思倩∶「不┅┅不要┅┅我┅┅」
妈妈把思倩拉到床上,一边抚摸着思倩,一边对思倩说∶「你是不是很想和
狗狗交配?」
思倩∶「我┅┅」
思倩这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妈妈感到很高兴∶「你希不希望有狗狗来疼爱你
啊?」
思倩∶「疼爱?」
妈妈∶「对雄性而言,女人只是他们玩弄的对象,但是,交配对女人而言,
是一种被疼爱的行为,因为女人要被疼爱,才会感觉到有生存的意义。」
思倩∶「┅┅」
妈妈∶「现在小倩还是小女孩,只要被疼爱过後,就会成为女人了。」
思倩∶「女人┅┅」
妈妈不断灌输幼小的思倩对性的观念,并诱惑思倩也和她一样。
妈妈∶「你来看看妈妈这里。」
妈妈坐在床边,扒开阴唇,腔内的肉壁随着呼吸而浮动着。
妈妈∶「你看,这是妈妈最重要的地方,你也是从这里生下来的,你仔细看
看阴唇内侧。」
妈妈用手把阴唇和阴道中间扒得更开一些,思倩仔细看过後,惊讶的发现到
上面竟有刺青。
思倩∶「家畜用,编号五五四一七。」
妈妈笑着说∶「妈妈已经去俱乐部申请出场,再过不久,就可能会有人要把
妈妈租回去当他们家宠物的老婆了。」
思倩∶「妈妈要被别人租出去?不会回来吗?」
妈妈∶「可能一、二个月不会回来,看租期多久。」
思倩∶「┅┅」
夜晚,妈妈接到一通电话,便急忙的叫家里的人集合。
思涵∶「怎麽了?」
思琪∶「干嘛?」
妈妈∶「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们,後天妈妈会出去,而且二个月之内不会回
来。」
三姊妹∶「什麽?」
思涵∶「要去哪?」
妈妈高兴的说∶「要出嫁。」
思琪∶「难道是俱乐部吗?」
妈妈∶「妈妈要去俱乐部参加竞标会。」
思涵∶「竞标,那也不用二个月啊!」
妈妈∶「妈妈是商品啊!」
思涵及思琪愣住了,眼睛直瞪着妈妈。
妈妈∶「妈妈要去被别人竞标,租出去後,就是别人的雌性宠物了。」
思涵生气的说∶「你┅┅你为什麽要这样遭塌自己?」
妈妈理直气壮的说∶「妈妈喜欢被别人遭塌。」
思涵又再次被妈妈的话吓到了。
後来便草草的解散了。
************
第二天,妈妈到俱乐部去了,三姊妹也以家属的身份到场。
一位女性服务员带领着她们到家畜展示场地的隐密房间里,房间对面都有
一个妇产科用的看诊台。
女服务人员∶「你们在这里坐,竞标开始後,你妈妈会被拉出来在对面展示
身体,这里有五倍望远镜,门是魔术玻璃,可以看到你妈妈如何被鉴赏,天花板
上还有喇叭,可以接收你妈妈和客人所说的话,或想要听听别人也可以。」
女服务人员回头看了一下她们,笑了笑说∶「当然,如果你们想帮你妈妈拉
客的话,可以过去在客人面前介绍你妈妈的优点及服务的范围。」说完後,服务
人员就离开了。
不久後,八、九十个女人走了进来,脖子上都带着项圈,胸口及小腹上都有
写字,三姊妹看到了妈妈站在约离门口五公尺的正对面,妈妈对门口挥了挥手,
表示知道她们在里面。
思琪∶「真是的,我们干嘛要来?」
思涵∶「没办法,要帮妈妈办理租借的手续,要家人才行。」
思倩∶「妈妈身上好像有写字?」
思涵拿起望远镜,看了一下。
思琪∶「天啊┅┅」
思涵∶「怎麽了?」
思琪红着脸说∶「妈妈身上写着『家畜专用』。」
思涵脸也红了。
妈妈躺在妇产科的看诊台上,正张开着双腿,把女性的隐密处敞开得一览无
遗,还把毛发全刮掉了。
不久候,开始有客人进来了,客人的年龄层不一,也有女性顾客。
一位六十多岁的男客人带着十、十一岁的小男孩,走到了妈妈的身边。
老客人∶「咦?是惠珊吗?」
妈妈∶「好久不见了。」
老客人∶「你现在可以出租了啊?」
妈妈∶「是的,请多多捧场。」
老客人∶「我会的,我们家的老狗来福现在还很壮呢!」
小男孩∶「来福?」
老客人对小男孩说∶「她跟我们家的来福交配过喔!」
小男孩∶「来福吗?那把她带回家啊!」
老客人∶「看一看情况吧。」
老客人用手指把妈妈的阴唇张了开来∶「看来还不错,应该可以带回去用好
一阵子,我们家的十七只狗想女人想得快疯了。」
小男孩∶「爷爷,要不要养她?」
老客人摸摸小男孩的头∶「想要养她吗?」
小男孩∶「我要养和我一样大的女孩,上次不是有一个叫小萱的吗?」
老客人∶「好好┅┅不过小萱是未成年区的母狗啊,还没有展示呢!下次有
的时候再说吧。」
说完,两人边聊边离开妈妈的身边,透过麦克风,三姊妹都听得一清二楚。
在老客人离开不久後,又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人过来妈妈身边,仔细地察看妈
妈的身体。
客人∶「作这行多久了?」
妈妈∶「大概廿年了,今天是第一次出租。」
客人∶「你的身体是家畜专用的吗?」
妈妈∶「是的,凡是家畜我都愿意和它交配。」
客人∶「我是作农场的,你愿不愿意被我所有的动物奸淫呢?」
妈妈愣了一下∶「这┅┅但这次的展示是一对一的夫妻制啊,不是一对多的
共用制啊!」
客人∶「我现在已有四个签了终身契约的女宠物,但都是十九、二十岁的,
并没有什麽经验,所以希望像你这样有经验的能来指导一下,共用制的很难得会
有,我会加钱给你的。」
妈妈∶「┅┅若是指导的话,我是兽医,应该是很不错的人选,就我所知,
这里应该只有我是兽医。」
男人既惊讶又高兴的说∶「兽医,那经验呢?」
妈妈有点不好意思,微微笑的说∶「常用的狗不用说,马、猪、羊、牛也蛮
常做的,再来是猩猩还好,更大的动物就比较少了,虎、狮子、豹等只有三、四
次。通常肉食动物都比较少,所以我也没什麽经验。」
男客人高兴的说∶「你愿意一对多吗?」
妈妈∶「┅┅也好,但是要指导就┅┅」
男客人∶「你只要作给她们看就可以了,不必教。」
妈妈∶「那麽┅┅就看看你能不能当我的饲主了。」
男客人∶「你答应了,放心,我一定会把炼子挂在你的脖子上的。」
妈妈∶「谢谢捧场。」
思涵∶「猩猩?」
思琪∶「老虎┅┅」
思涵及思琪两人在里面不知道要如何反应,妈妈的话全都已经听了进去了。
思倩并未很惊讶,因为在家里时,妈妈已经将自己和各种动物交配的纪录及
图片给司思倩看过了。
思倩无聊地玩起麦克风的开关,她看到上面有『上』、『下』两个按钮。
思倩∶「这是什麽?」她按了『下』扭,数字便往下跳了一号,此时麦克风
又传出不停的声音。
男A∶「你帮你老婆拉客啊?」
男B∶「是的。」
男A∶「你老婆这麽漂亮,狗、猪专用,只有狗和猪而已?」
思涵听了,说∶「老公带老婆来出租?」
男B∶「我老婆最喜欢被狗玩了,您租回去绝对没错。」
男A∶「我会考虑的。」
男B∶「谢谢!」
思倩指着妈妈旁边的地方∶「是他们吗?」
思涵及思琪看了一下。
思涵∶「应该是。」
思琪∶「真不敢相信,老公居然要老婆当狗或猪的性交对象!」
过了一小时,妈妈下了看诊台,赤裸的走进了三姊妹的休息室去。
妈妈∶「好累,今天应该会被租出去吧!」
思涵∶「妈,拿衣服遮一下吧。」
妈妈∶「没关系了,还是,你在意这几个字?」
思涵及思琪脸红了起来。
妈妈∶「没关系啦,反正你们都是我的孩子嘛。」
思涵∶「你这次干嘛要赚这种钱?」
妈妈∶「我想要有人看我和动物性交啊!」
对於妈妈这种直接的回答,思涵及思琪不知要如何回应妈妈的话。
妈妈∶「你们又不常来看,如果我被带到别人的家里当别人宠物的性玩具的
话,应该会有人常常来看,毕竟自己的宠物和人性交的样子应该是很特别的。
思倩∶「妈妈,你喜欢别人看你和狗狗交配吗?」
妈妈∶「对啊!尤其是不认识的人,这才过瘾。」
十分钟後,从喇叭传来广播声∶『各位,出租竞标要开始了,请各位客人到
广场登记最大及最小出租费用。谢谢!』
妈妈∶「接下来就是等结果了。」
思涵∶「作业程序是什麽?」
妈妈∶「先给客人鉴赏身体及介绍自己,再来客人会到广场登记号码及费用
的最大及最小底线,而我们没有价码限制,全看客人的出价,甲买主如果最高出
价比乙买主的最高出价还高的话,甲买主就得标,但价钱只会比乙买主出的最高
价还高一点。如果没有人要的女人,即使有人开玩笑地出一块钱,也必须要被租
售。」
思涵∶「也就是说,越受欢迎的人,越有人出价;而不受欢迎的,就会被廉
价抛售?」
妈妈∶「就是这样。结果应该很快就会出来了,如果有人开了这间休息室的
门,他就是买我的人,你们签了契约後,妈妈这两个月就是他的宠物了。」妈妈
指着旁边小小的铁笼子说∶「签好约後,我会被关在这笼子里被带走,展开另一
个生活。」
半小时後,一个穿西装的老年人开了门进来,拿着 杖,满脸的皱纹及老人
斑,似乎是上了年纪的人。
老先生∶「呼呼┅┅在这里啊?」
妈妈站起来,挪一个椅子给老先生坐。
老先生∶「谢谢。」
老先生坐了下来,面对着三姊妹∶「这三位小姐是?」
妈妈∶「是我女儿们,她们是来签约的。」
老先生∶「你家境是不是不好啊?为了女儿们而来卖身。」
妈妈∶「不是,其实,我是想要被当成宠物而已。」
老先生∶「呵呵┅┅原来是那种人啊!也对,这里很多这种人。来吧,签约
吧,我们家的吉吉想要一个老婆想得快疯了呢,不能让它等太久,不然家里又要
被弄乱了,呵呵!」
老先生拿出契约书,传给了三姊妹∶「你们妈妈的已经签好,剩你们了。」
思涵拿起契约书正要看时,却被妈妈阻止了∶「不用看了,直接签就对了,
我事先已经看过了。」
思涵看着妈妈∶「┅┅那你是要去了?」
妈妈笑着回答∶「嗯。」
思涵∶「我知道了。」拿起笔,签了自己的名字。
思琪∶「算了。」思琪也接着签了名。
思倩∶「签名,签名。」
三姊妹签好候,老先生确定了一下。
老先生∶「好,你念这几条给你女儿们听吧。」
妈妈∶「是。」拿起了契约书,念出里面的一部份内容。
妈妈∶「┅┅我在此已成为买方的专属物,任凭对方指定为某一物体的性爱
对象,并和指定物体共同生活。在买方无伤害身体的命令下,必定去尽自己的心
力,完成买方的命令。」
妈妈念完後,把契约交还给老先生。
老先生拿出了支票∶「五十三万,两个月,这是支票。」
思涵从老先生手中接过了支票。
老先生∶「好了,你妈妈我买下来了,我要带走了。」
老先生拿出了绳子,妈妈就主动的靠了过去,老先生把绳子拴住了妈妈脖子
上的项圈。
老先生∶「走吧,你这两个月都是我的了。」
思涵∶「请等一下。」
老先生∶「啊?」
思涵∶「你要我妈妈和什麽动物在一起?」
老先生∶「我的儿子,一只健康可爱的猩猩。」
老先生拉了一下绳子∶「走了,我会帮你弄一个很好的婚礼的。呵呵┅┅对
了,我用牵的就好了,笼子我拉不动。」
妈妈听了,就学狗一样四脚着地。
老先生∶「呵呵!」
老先生蹲在妈妈的身旁,仔细的看着妈妈。
老先生∶「不错不错,长的蛮漂亮的,短头发看起来很有精神。」
老先生摸了妈妈的乳房,又搓又捏的。
老先生∶「还蛮有弹性的,虽然没有年轻的好,但还还不错,我们家吉吉很
喜欢捏女人的乳房喔!」
老先生一边说,一边在三姊妹面前鉴赏玩弄着她们的妈妈,让三姊妹心里有
点不是滋味。
老先生∶「对了,你们要不要顺便卖自己啊?我可以出五百万的价钱买你们
三个。」
思涵∶「不┅┅」
老先生∶「呵呵!有意思的话,就跟我联络吧,这是我的名片,如果要联络
你妈妈,就打这个电话吧。」
老先生把名片递给思涵,思涵接过来看了一下。
老先生∶「走了。」说着往外走了出去,妈妈也跟在後面爬着。
老先生回过头说∶「对了,我这个老糊涂都忘了,你妈妈今天要和我们的吉
吉办结婚典礼,你们要不要来?」
思涵∶「结婚典礼?」
思琪∶「结婚?」
思倩∶「妈妈要结婚?」
老先生∶「没错,你们顺便可以知道你妈妈在哪里。」
三姊妹都在考虑着,因为去的话,可以知道妈妈在何地,比较安心。
妈妈∶「一起去吧。」
思涵∶「啊?」
妈妈∶「妈妈今天要结婚,你们也来捧场一下吧!」
妈妈这样一说,三姊妹也点了头答应了。
老先生∶「呵呵呵呵!走吧,车在外面。」
三姊妹搭上了车,跟着妈妈一起到老先生的住处去。
(第四话)妈妈的婚礼
车子一路开到无人的山顶上一间别墅里。
老先生∶「到了,就是这里。」
思涵她们下了车,看了一下环境,及一栋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别墅,外表有如
一座城堡。
老先生∶「进来吧!」牵着妈妈往房子走进去,一个穿西装的中年人在门口
等候着。
中年人∶「老爷,欢迎回来。」
老先生把绳子交给了中年人,并跟他说∶「这只交给你了,晚上的事准备好
了没有?」
中年人指着屋子里面说∶「请看。」
老先生看了看屋内,∶「嗯,不错不错,晚上可以期待了,呵呵呵呵!」
中年人∶「老爷,她们也是吗?」
老先生∶「喔,她们啊?她们是这只的女儿,带她们来看一看的,要好好对
待她们。」
中年人∶「是,老爷。」
老先生进屋後,中年人牵着妈妈,向思涵她们走近。
中年人∶「请到里面坐吧!」
中年人很有礼貌的请思涵她们进入屋内,但思涵看不惯的是,自己的妈妈被
中年人牵着走。
一到屋内,三姊妹不禁对屋内的装潢感到钦佩,虽然地方有点小,但却像一
个小皇宫,老先生就坐在沙发上,看着三姊妹她们。
老先生拍着沙发∶「进来坐啊,别客气。」
思涵∶「啊,谢谢。」
三姊妹走到老先生对面,慢慢的坐下。
老先生对妈妈说∶「对了,你不用一直在地上爬,起来吧,我要的是女人,
尤其是高学历的女人。呵呵,要和我家的吉吉结婚的,一定是要一个高学历的才
行啊!呵呵,吴管家,带她下去打扮打扮吧,今晚是她和我们吉吉的洞房花烛夜
呢!」
中年人(吴管家)∶「是。」很有礼貌的对妈妈说∶「这边请。」
妈妈∶「谢┅┅谢谢。」跟着管家离开了客厅,往内部走进去。
老先生∶「呵呵呵呵!你们的妈妈现在是我的东西了,我今天就要你妈妈嫁
给我家的吉吉,相信吉吉应该会很喜欢这种女人。呵呵呵,这个年纪的女人最好
色,也是最有女人味的。对了,要不要看你们的新爸爸啊?」说完,老先生就站
起来,往走廊走过去。
三姊妹中,思倩最先跟上,再来是思琪,最後是思涵。大约走了一分多钟,
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铁笼子,但,与其说是笼子,不如说是巨大的温室,宽广的空
间里,有着巨树、草地、透天的顶楼及温暖的空调。
老先生∶「吉吉!」他在门旁边大声呼唤着。不久後,就有一个黑色的物体
跑了过来。满脸的横肉,浓密的毛发,圆大的凸肚子,粗壮的长手臂,壮硕的身
体,从外观就明白的知道∶这是一只猩猩。
老先生∶「你们的新爸爸如何,很棒吧?」
思涵∶「你要它跟妈妈┅┅」
老先生笑着,随即往回走了回去,三姊妹隔着笼子,看着这个「新爸爸」。
思涵脸露出厌恶的表情∶「 心,真是 心,妈妈竟然要和这只畜生┅┅」
思涵眼睛直视着猩猩,猩猩也直视着思涵。
思琪∶「我要走了。」说完,回头离开;思涵也沉默地走开,只留下思倩在
现场。
思倩看姊姊们离开了,靠近笼子,对猩猩说话。
思倩∶「新爸爸你好!我是思倩,马上就要当你的女儿了,妈妈就拜托你照
顾了。」思倩对猩猩笑了一下就离开了。
三姊妹来到客厅後,发现有许多女佣正在布置着面积不算大的客厅,前面还
贴有「 」字,也知道了老先生是真的要把妈妈在这两个月内送给一只猩猩作老
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女佣的布置也结束了,时间是晚上七点。
老先生∶「好,该开始了。吉吉准备好了吧?这是它第三十四次的结婚典礼
啊!」才刚说完,走廊就传出了低沉的吼声,老先生笑着说∶「来啦!儿子。」
一只猩猩穿着定做西装,一副人模人样的爬了进来,而且不时骚扰身旁的女
佣,当猩猩脱下一名女佣的裙子时,三姊妹发现到,女佣有穿着铁制的内裤。
老先生∶「真是的,这孩子还不改风骚的毛病,这些女佣都配不上它啊!」
思涵∶「那是┅┅贞操带吗?」
老先生∶「是啊!这些女佣都是来路不明的孤儿,都配不上我家吉吉,但吉
吉又太过热情,所以我叫女佣们穿上贞操带,以免吉吉被女佣给诱惑住了,真是
的!」
思祺∶「这些女佣长得还不错啊!」
老先生∶「可血统没你妈妈好啊!你不知道吗?你妈妈可是有名的家族出生
的呢!不过,是哪一个我就不知道了。这是俱乐部的秘密啊,不过俱乐部说是就
一定是,因为俱乐部是不会欺骗顾客的。对了,管家,带亲家去看新娘子吧!」
管家∶「是,小姐请随我来。」
三姊妹被半强迫的跟着管家走到另一个建筑物里,当进入建筑物时,管家回
头来看着三姊妹。
管家∶「你们没有事要问吗?」
思涵∶「┅┅要问什麽?」
管家∶「你们的母亲到我们这里要被许配给一只动物,你们没有问题吗?」
思琪∶「这是妈妈的意愿,我们也劝她过了,不听就是不听。管她呢!」
思倩一语不发。
管家∶「算了,跟我来吧!」说完,管家又带着她们走约一分钟,到了一间
豪华的门前。
管家∶「就在里面,医生应该已经检查好了,我要顺便拿报告给老爷看。」
当三姊妹一进入时,看到了一个女人,穿着白色又豪华的礼服,站在窗户前
看着远方,若不是长久住在一起的人,绝对认不出是她本人。
思涵∶「好美!」
思琪∶「哇┅┅」
思倩∶「好漂亮!」
三姊妹都站着称美,且有些羡慕。
一位穿白色衣服的女人从旁边靠近,递给管家一个牛皮纸袋。
管家∶「医生,结果出来了吗?」
医生∶「出来了,没有问题。」
管家∶「辛苦了。」
管家拿出一张纸给女医生,女医生一拿到後就离开了。
管家∶「你们聊聊吧,我先走了。」说完也离开了。
思倩∶「妈妈!」
思倩一叫,妈妈才发现到女儿们的存在。
妈妈∶「都来了啊?」
思涵∶「怎麽发呆呢?」
妈妈∶「毕竟是要结婚啊,难免有些奇怪的感觉。」
思涵∶「不嫁不就得了?」
一家四口就在房间内半吵半聊的说起话来。
三十分钟後,有一名女佣进来∶「请你到客厅去,准备结婚典礼了。」
妈妈∶「我知道了。」说完就往客厅的方向走去,三姊妹也跟着去。
一到大厅,便看到有四、五台摄影机在准备。
老先生∶「好了,开始吧!」
女佣∶「请女方家人坐到这里。」
三姊妹坐到右方最前面的位子,管家及女佣坐到左边的位子,中间有一个约
四平方公尺的空位,老先生则是站在前面牧师的位子,主持婚礼。
司仪∶「今天是大好的日子,吉吉少爷的第卅四位新娘要嫁进门了。现在,
婚礼开始,请新娘进场。」
妈妈慢慢地走向前面的舞台,摄影机不断地拍下妈妈穿新娘礼服的美姿。妈
妈踏上舞台,站在老先生前面。
司仪∶「请新郎吉吉少爷进场。」
猩猩从後面往前奔跑,此时每个人发现到猩猩的裤子拉炼没拉上,生殖器露
了出来,还呈现勃起状态。黑黑的阴茎、丑陋的脸,即使穿得再怎麽像人,终究
还是只畜生。
老先生生气的说∶「吉吉,你是不是又和女佣乱来了?看你这样子,要怎麽
结婚啊!」
猩猩被老先生责骂时,低着头,表现出一副像小孩子被爸爸责骂,害怕的样
子。此时妈妈蹲下身子,双手捧着猩猩的阴茎,把它放回裤子里,然後把拉炼拉
起来,并调整一下猩猩的领带。
妈妈∶「好了,已经可以了,请继续婚礼吧!」
所有的人都被妈妈的举动给吸引住了,这些人没有想到,竟有女人会如此有
主见及自主性。
老先生∶「好了。那,我问新郎,你是否愿意娶这个女子,成为你两个月的
性伴侣呢?」
猩猩点点头。
老先生∶「再来是新娘,你是否愿意嫁给你身旁的男士,成为他的妻子两个
月,并为他奉献贞操?」
「我愿意。」妈妈坚定的说。
老先生∶「但你身旁的不是人,而是一只猩猩,你还愿意吗?」
妈妈∶「因为刚刚我对它一见锺情,愿意委身於它。」
老先生∶「授与结婚证明。」
当老先生说完後,旁边的女仆捧着一个金属物上前。
老先生∶「这是一个特殊的贞操带,戴上它後,它会感应吉吉房门的磁场,
并且自动上锁。要走出吉吉的房门,就一定要穿上它,否则房门是不会开的。你
是否要戴上它,证明你对你丈夫,也就是对吉吉的忠贞?」
妈妈点点头说∶「请让我戴上它,以证明我对丈夫的忠贞。」
老先生∶「呵呵呵呵┅┅吉吉,帮你的新娘戴上它吧!」
猩猩拿起贞操带,慢慢靠向妈妈,妈妈也很识趣的把裙子撩起来。
妈妈∶「亲爱的,这就是你给我的结婚戒指?」
老先生∶「没错,就等於是结婚戒指。」
只听到一下清脆的金属声,贞操带就紧紧的扣在妈妈的重要部位上了。
老先生∶「那我现在宣布,你们正式成为夫妻。」
当老先生一说完,旁边马上有结婚音乐播出来,所有的女佣拿起花朵撒向妈
妈及妈妈的新丈夫吉吉;思倩也向女佣拿了几朵花撒向妈妈,妈妈也看到了,并
对思倩挥挥手。
妈妈一步一步地走向有如热带的温室牢笼,这就是她的洞房,也就是她被囚
禁并被猩猩任意奸淫玩弄肉体的场所。
当妈妈一进入笼子里,闸门便慢慢关起,闸门关上後,贞操带就掉了下来。
三姊妹看到猩猩很有礼貌地把手伸向妈妈,表示要握妈妈的手,但猩猩的生殖器
却充血勃起着,且很诡异的笑着,彷佛在邀请妈妈。妈妈对它笑了一下,并把手
伸向猩猩的手,表示接受猩猩的邀请,妈妈跟随着猩猩的脚步,渐渐消失在茂盛
的草丛里┅┅
老先生∶「三姊妹们,要不要看你们妈妈洞房的模样啊?我现在要去看,有
兴趣就跟我来吧!」说完便往另一个方向走去,三姊妹意见不一,但还是陆续地
跟着老先生移动。
老先生走到一个房间的门口,对三姊妹说∶「这里面除了我以外,谁都不能
进去,因为这里可以看到吉吉的房间,里面的魔术玻璃可以看到他们的样子,而
且有高感度麦克风及喇叭,还可以对话呢。进来吧!」
老先生打开门,果然看到了妈妈和猩猩接吻的模样,由於房间是个U字形,
所以可以看到各个角度。
思涵∶「妈!?」
思琪∶「嗯!?!?」
思倩∶「哇!!??」
三姊妹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到了里面。
妈妈∶「你们在看吗?四周都是魔术玻璃,我看不到你们耶!」
思涵∶「我们在这里,可以看到你。」
妈妈∶「是吗?我┅┅嗯┅┅」
妈妈还没说完,猩猩就吻着妈妈的嘴唇,猩猩巨大的嘴巴,几乎要把妈妈的
小嘴覆盖住了。
妈妈抓住空隙,对她们说∶「我现在没空,你们的猩爸爸要┅┅你们在旁边
看着吧!」说完後,妈妈主动地抱住猩猩的头,上前亲吻着它。
思涵∶「!?」
思琪∶「 ! 心极了。」
思倩∶「哇!」
三姊妹反应不一,但却把目光集中在自己的母亲身上。
妈妈把手放开,嘴唇离开了猩猩的嘴唇,却牵出一道散发银光的丝线。妈妈
依偎在猩猩厚实多毛的胸口,仰望着猩猩,猩猩嘴巴蠕动了一会儿,再张开嘴,
伸出舌头,大量的口水沿着舌头从舌尖滴出来。妈妈看了一下,便张开嘴巴,用
舌尖抵碰猩猩的舌尖,从猩猩的舌尖用自己的舌头接过它的口水,流入自己的嘴
巴里。
地心引力的影响,口水一滴一滴的流向妈妈嘴里,但妈妈没有立即吞下,渐
渐地,妈妈的嘴被猩猩的口水淹没了。猩猩看到口水溢满了妈妈的嘴,还从妈妈
的嘴角溢出一些,顺着妈妈的喉咙流到了胸部,便高兴的发出声音∶「呼鲁、呼
鲁」,还在妈妈的身旁跑来跑去。
虽然猩猩的口水没有继续流到妈妈的嘴里,但妈妈还是保持原姿势,让嘴里
充满着猩猩的口水,因为妈妈知道,这样会让猩猩及他的主人更高兴。猩猩停了
下来,对妈妈用手指着妈妈的嘴巴,又指着妈妈的肚子,随後,妈妈就把猩猩的
口水慢慢地吞下肚子里。妈妈慢慢的喝,故意拖延吞下的时间,好让猩猩能慢慢
地观赏女人吞下它的口水的样子,也让老先生看到自己吞下猩猩口水的模样。
猩猩发出「嘻嘻嘻嘻」的笑声,笑了一段时间,便靠近妈妈,巨大的双手抓
住了妈妈的肩膀,毫不留情地把美丽的新娘礼服的上衣撕破。
「啊啊?!?!」妈妈吓了一跳。随即猩猩巨大的手臂抓住妈妈的腰,把妈
妈给抱了起来,妈妈的表情有点惊讶,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猩猩的举动。
妈妈心想∶(这只猩猩有长期的和女人性交的经验,但毕竟还是只畜生,在
它的观念里,嫁给它的女人是什麽?我要发现才行,不然惹火了它,可不是好玩
的。)
猩猩的大嘴伸出了舌头舔弄着妈妈的乳房,妈妈手抚摸着猩猩的头,表示接
受,并发出舒服的呻吟声∶「啊┅┅」
三姊妹看到妈妈被猩猩玩弄着胸部,都没有讲话,只是安静的看着。
猩猩把妈妈放下来,但还是用左手抓住妈妈的身体,让妈妈保持着站立的姿
态,右手抓住妈妈的腰部的裙子,「啪啦」一声,裙子被撕破了,丢到旁边去。
妈妈的内裤是一件细到不能再细的情趣内裤,但对猩猩而言是没用的,还是被撕
破了,现在妈妈身上只有头上的婚纱,以及到大腿的丝袜而已。
怪异的景象发生了,三姊妹同时看到了妈妈的下体,那里已经成了一丝不挂
的白虎模样,阴唇和阴核完全暴露了出来,猩猩好像更高兴,把妈妈给高高的举
起,超过自己的头部。
妈妈∶「老公,你要干嘛?」妈妈发出娇滴滴的声音问猩猩。
猩猩张开嘴巴,把妈妈慢慢的放下,好像是要把妈妈给活吞下肚一样。
妈妈∶「我知道了。」她自动地张开了双腿,随着慢慢的移动,猩猩的舌头
已经能触碰到妈妈的阴唇。
「嗯┅┅啊┅┅」妈妈甜美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给了三姊妹的耳朵,三姊
妹都脸红着看着妈妈的动作,却没有人想要离开。
妈妈∶「我大概知道了这只猩猩的习性了,它把嫁给它的女人都当作了玩具
来玩,就像是大人在玩芭比娃娃一样,它把我当成了娃娃玩具了。」
随着猩猩的舔弄,妈妈也露出了女人性感的一面,她眯着眼,娇柔地喊道∶
「老公┅┅我┅┅我快要┅┅」
猩猩舌头享受着妈妈阴户最外层的美味。
妈妈∶「我┅┅我┅┅啊啊啊啊┅┅」
随着妈妈煽情的呻吟,下体也喷出了爱液,洒向猩猩的脸,妈妈的身体随着
爱液的喷洒而颤抖着,而猩猩也享受着用妈妈爱液洗脸的感觉。
不一会儿,妈妈的高潮停止了,她仍然被猩猩高举在空中,无力地喘息着。
猩猩趁妈妈在休息的一瞬间,舌头对准了妈妈的阴道口,把妈妈的下体用力地往
嘴里塞。
妈妈∶「啊啊啊?!?!?!?!」
妈妈在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下,被猩猩的舌头直接的侵入阴道最里面。
猩猩把妈妈完全「吃掉」後便靠在墙角坐了下来,细心用力地玩弄着妈妈。
妈妈因为要保持身体的平衡,双手要抱着猩猩头顶隆起的地方,双脚夹着猩猩的
後颈,但这个姿势,却让自己的下体更加埋没在猩猩的嘴里,舌头也更挺进自己
的体内。
由於墙角都是魔术玻璃,三姊妹在极接近的距离下观赏着妈妈和猩猩的异种
缠绵。妈妈的腹部有一个地方不时地隆起又消下,那正是猩猩舌头的位置,隆起
的地方慢慢的往上移动,妈妈的脸红润得很性感,却也闭起眼睛,咬紧牙关,彷
佛在接受挑战似的。不久,隆起的部位一直停留在同一个地方,看起来那是猩猩
舌头的极限了,但妈妈却抱住猩猩的头,说出惊人的话。
妈妈∶「啊┅┅再┅┅再深一点┅┅加油啊!就快要到达┅┅女人┅┅孕育
孩子的┅┅圣地了┅┅」
妈妈这样说,让所有在旁观的人都认为,妈妈希望被猩猩的舌头插入最底部
而在为猩猩打气加油。
老先生∶「哦,这女人不错喔!看来有价值呢,呵呵!」
猩猩好像也不太满意,右手抱住妈妈的臀部。
妈妈∶「来吧!」说完後,对魔术玻璃笑了一下,就闭起眼睛。
思涵∶「┅┅妈妈是故意表演给我们看的吗?」
猩猩一用力,很明显的,妈妈的身体往前移动了不少。妈妈紧紧地抱住猩猩
的头,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妈妈∶「你进来了┅┅啊┅┅老公┅┅你进到我┅┅最深的地方了┅┅」从
妈妈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她有许些的难过。
三姊妹被眼前的景像吸引住了,紧紧盯着妈妈,视线完全离不开她。
老先生∶「呵呵呵呵┅┅我们家吉吉的舌头很长的,但也很粗,你们妈妈的
阴道口应该被撑得很开了。」
猩猩用舌头和妈妈结合,而且妈妈双腿打开的角度快要接近一百八十度了,
也因为这个姿势,才能让猩猩的嘴含住妈妈整个生殖器的表面。妈妈和猩猩之间
保持不动有一段时间,妈妈仍然抱着猩猩的头,感受着体内静止不动的舌头。
妈妈∶「啊!?┅┅老公┅┅啊┅┅」
突然间,妈妈打破沉默,开始发出呻吟,猩猩的嘴巴也不停地发出「滋滋」
声音。
妈妈∶「啊┅┅啊┅┅啊啊┅┅亲爱的┅┅你┅┅你喜欢用舌头┅┅和我性
交吗?啊啊┅┅我┅┅我第一次做这样的事┅┅啊┅┅」妈妈第一次被用舌头做
性交的动作,但脸上却没有厌恶的表情,反而有点兴奋。
猩猩的手紧紧抓着妈妈的腰,把妈妈的生殖器不断地往嘴里塞,妈妈的眉头
皱起来,此时的表情似乎忍受着疼痛。猩猩的舌头每次插入时,妈妈就会发出叫
声,身体也稍微颤抖一下。
妈妈∶「好厉害┅┅亲爱的┅┅我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在猩
猩的嘴里不到三分钟就高潮了,周围的人都很清楚地看到,猩猩的嘴角流出了不
少液体。
妈妈在高潮後,猩猩收起了舌头,把妈妈温柔的放在地上。
思倩∶「妈妈流血了。」
妈妈的小腹上有很深的齿痕,不少齿痕还造成了妈妈受到皮肉伤。妈妈在冰
冷的地上喘着,但猩猩又向妈妈靠近,妈妈看到猩猩又靠了过来,就知道自己没
有休息的时间,猩猩的手伸向妈妈的下体,妈妈也知道自己接下来依然还是要被
玩弄下体,於是很自觉地自动张开双腿,无法合起的下体,张开得连阴道的内部
都看得很清楚。
猩猩的手慢慢伸向妈妈的双腿间,猩猩的食指渐渐地消失在妈妈的阴道里,
妈妈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整个人好像是玩偶般的摊在地上,猩猩粗壮的阳具
也挺拔着。猩猩的手抽了抽,不一会儿就拔出来,跑到了水池边,妈妈依然躺在
地上,观望着猩猩接下来的举动。
猩猩从水池里拿出水桶,跑回了妈妈的身边,妈妈感到奇怪,不知道猩猩的
用意,但猩猩从水桶里拿出了一个惊人东西後,妈妈便知道了。
猩猩拿出了一个很大的注射器,并注满了水。
妈妈∶「要┅┅灌肠吗?」
猩猩的动作有点兴奋,丑陋的脸在笑着。
妈妈翻过身,翘起屁股∶「来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妈妈准备好要给猩猩灌肠,闭起眼睛,准备接受灌肠。但过了一阵子,妈妈
感觉到只有注射器的头一直在轻轻触碰着肛门,却没有插入,让妈妈感到奇怪,
张开眼睛,回过头看猩猩的样子,妈妈看到猩猩指着它的屁股,又指向注射器,
而且一直这样。
妈妈∶「老公,怎麽了?」
猩猩一直做着重复的动作,妈妈也看了好久,虽然妈妈自己嫁给了猩猩,却
不了解猩猩,但妈妈也很努力的要了解猩猩。
过了好久,妈妈想了好多的猜测,好不容易才猜中。
妈妈∶「要我主动把屁股插入注射器吗?试试看吧!」
妈妈在地上摆出狗爬式,翘起屁股,猩猩把注射器顶着妈妈的肛门,妈妈身
体往後,自己让注射器的前端插入直肠内,妈妈立刻感到有水状物开始注入自己
体内。
刚开始注入水时还只是感觉肚子凉凉的,但当注射器拔出时,妈妈也开始感
到不适了,但猩猩仍不放过她,把注射器注满水,顶着妈妈的肛门,妈妈还是乖
乖地自动给注射器的尖端插入,让猩猩把水一次又一次的注进去。当第四次注入
完毕,猩猩拔出注射器後,妈妈就因为忍受不住腹部的剧痛而扭动着身躯。
妈妈∶「嗯┅┅啊┅┅好痛┅┅」
妈妈呻吟好一会儿,听见身後有水流入水桶的声音,妈妈还以为是猩猩拿水
管来装水,想要继续灌肠,但水的声音有点小,便回头看了一下。
妈妈∶「天啊┅┅」她看到猩猩竟对水桶里尿尿,还把尿水吸入注射器里。
思涵忍不住大叫∶「太过份了吧!竟然这样对待妈妈。」
声音透过麦克风,让妈妈也听到了。
妈妈∶「来吧!请你用你的尿液来注入我的体内,我很乐意接受。」
妈妈突如其来的要求,几乎否定了思涵的话。猩猩拿起装有深黄色又带有点
咖啡色尿液的注射器,顶着妈妈的肛门,依旧是采取愿者上钩的姿态,一切的决
定全在妈妈身上。妈妈感觉到肛门又被注射器尖端顶着时,毫不犹豫地向後一耸
身体,注射器的尖端马上又插进了妈妈的肛门内。
这次猩猩没有很快地把水注入妈妈体内,反而慢慢的压下,让尿液慢慢地进
入妈妈的身体里。妈妈感觉到和先前冰冷的水不一样的温度慢慢地在体内扩散,
但注入的速度实在太慢了,让妈妈感觉到猩猩在玩弄、侮辱她的身体。
终於注入完了,妈妈用力缩紧肛门,怕会喷出来。
妈妈∶「啊啊┅┅好痛┅┅嗯┅┅这是?!」她感觉到有东西突然塞入肛门
里,并开始涨大起来。
妈妈∶「啊啊┅┅好痛喔┅┅」
妈妈的肛门里被塞入了东西,并在里面涨大,阻塞了肛门,让肠子里面的水
出不来。
妈妈∶「好痛┅┅我┅┅我忍不住了┅┅啊┅┅咦?!┅┅」
当妈妈忍受不住,放松肛门肌肉时,水依旧漏不出来,妈妈这才知道,猩猩
刚刚塞入的东西阻碍了肛门的作用,让水排不出来。
妈妈像虾子一样在地上蜷曲着,忍受疼痛,但猩猩却抓住妈妈的手,把妈妈
拉起来,妈妈便被迫站立着,但身体还是在因为腹痛而抖动、冒汗着。
猩猩又故作幽雅的姿态,把手递给妈妈,妈妈看了一下,也幽雅的把手放在
猩猩的手上,忍着痛对猩猩微笑着。此时妈妈才注意到,猩猩的阳具表皮开始有
血管冒起,妈妈才知道,原来这只猩猩喜欢把女人灌肠後性交。
猩猩把妈妈抬起来,自己坐在地上,把妈妈的身体慢慢地放到阳具的上方,
妈妈张开双腿,让猩猩的阳具慢慢往自己的下体移动,当猩猩的龟头顶到妈妈的
阴道口後,马上放手,妈妈受到地心引力的影响,整个人落下,阳具也直接地全
根侵入体内。
妈妈∶「!?┅┅」
妈妈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妈妈的腹痛更趋剧烈,整个脸
因痛苦而扭曲着,眼泪也夺眶而出。但猩猩看到妈妈这个样子,竟然在笑着,并
剧烈地摆动腰部,妈妈的身体因猩猩的腰力不断地上下跳动着。因为彼此的生殖
器连结着,让妈妈不会被弹到其它的地方,妈妈也开始发出悲鸣。
(待续)
上一篇:放在心里五年的秘密
下一篇:我爱娇妻

©2014 - 2015 201942o9.xyz

www.201942o9.xyz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