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车内被司机射了又射
富豪酒店,喝多了的春月在酒店门口拦了一辆车,上去之后送来一口气,车内封闭的空间给了她一丝安全感,由于姿势的改变,穴中的珠子进得更深了,似是触到了那最为瘙痒的一点,春月不由闷哼一声,随后似是意识到什么,抿唇看向司机的位置,害怕方才自己不小心泄露的淫叫声被听见。
“小姐,我们又见面了?从新带你回原地方?”司机笑着看向春月。
见其什么也没有听到的模样,春月松了一口气,随后眸子内闪过一丝疑惑,她在来时只顾着抵御身上的感觉,对送她来这个酒店的司机自然是没有印象的,而且如今她还没有结婚被喊小姐也很正常,可是她却觉得这人喊得似乎有些不对劲儿。
不过春月还是点了点头,随后车子便发动了起来,经过长时间地操干,春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之后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春月便被小穴内的快感给弄醒了。
春月睁开眼发现自己还在车中,而车子却不停地上下颠簸,导致小穴内的珠子不停地震动,挤压着她的内壁,春月险些叫出声了,便只好两条腿交叉在一起,挤压着小穴想要抵御这种快感。
“师傅,你,你能开慢些吗?”春月俯在前面的座椅背上问道。
“我已经开得够慢了,而且是这路比较难走,我也没办法。”说着更是不停地通过车子前方的镜子看着春月骚动的表情,下半身更是一柱擎天,恨不得好好进个湿软的穴儿捅捅。从刚才这个骚货出来的时候,他便知道她穴里面肯定塞着东西,那腿叉的都差不多能让一个小孩从她腿下面钻过去了,肯定是被哪个男人操的合不拢腿了。而且既然她是出来卖的,那么被他操几下也没事吧?也不枉他放弃今夜的生意,一直在酒店门口等着她。
春月这才反应过来,从酒店到她家分明全是马路,怎么可能会有这么难走的地方?想到电视上那些被拉到野外分尸的新闻,春月面色瞬间苍白如纸,连体内的情欲都消散了许多。
“师傅,这不是回去的路吧?”
“这条路比较近,而且天色不早了,我老婆还在等我回家吃饭内,你不介意我抄个近路吧?”
春月闻言心中放松了许多,不过却还是规规矩矩地坐在一旁就等着到家了。
一直在拿春月意淫地司机见状失望地叹了口气,车子又行驶了几分钟,司机便停下来了车。
“不好,没油了。”
春月看了看周围,“那怎么办,这荒郊野外地去哪找油去?”
“你看看后面还有油吗?”待春月找了一番说是没有之后,司机说了声那我去找找,便下了车,坐到了后面,春月不自在地往一旁坐了坐,却被腿上突然出现的热度下了一跳,当即挣扎了起来,“你要干什么?”
“干你!妈的,快想死老子了!”司机一个猛扑便扑到了春月的身上,春月本想夺车而跑,却发现车不知何时被反锁住了。
司机一只手隔着衣服不停的揉搓着春月的奶子,另一只手则顺着裙子摸了进去。
“唔……嗯……放开唔……”话还未说完,小嘴便被男人咬住了,香舌不停地被掠夺,未来得及咽下的津液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手指在触到穴内的珠子后,一个用力便将珠子给拉了出来,小穴内虽有珠子猛然被拉出去的快感,竟让春月宫口一缩,吐出了大量的淫水。
司机下体热的给要爆炸一般,衣服都未脱,将裤子拉链拉开掏出肉棒之后,一个猛力便将肉棒全部插了进去。
湿软地小穴紧紧包裹着肉棒,舒爽的男人嘴巴里不停地吐着淫话,“哦哦,干死你,干死你个骚货,屁股里面竟然还有男人的精液,说,你是不是离了男人就活不下去?”男人不停地抽插着,次次干到穴内突起的地方。
“嗯、嗯!喝呃!哦!哦哦!太猛了……受不住……啊啊……”春月爽得翻起白眼,长大的嘴嘴角流出口水,神魂颠倒,活色生香,“慢点……呃、呃呃……芯子好爽……啊……”
春月被男人干的四肢大开,未脱衣服的身体在一具高大强壮的男人身下被顶的不断颠簸,她神情迷乱,嘴角有控制不住的津液留下,嘴唇红的惊人,脚趾紧紧的蜷缩着,玉足被颠的乱甩。“……唔啊啊……哈……啊、啊……好……好棒……恩啊……唔……就是、就是这样……好大……恩、恩……都撑开了……哈、啊、啊……你……好厉害……恩!恩!哈咿!啊啊啊……”
车子更是因为激烈的运动不停地摇晃着。
因为车内的空间比较小,司机犹豫了一会儿,终将肉棒从那舒服地极致的地方拔了出来,然后抬起春月的腿,分开搭在自己肩膀上,一声低吼,扶着自己的肉棒狠狠的插到了春月下面的肉穴里!
“咿啊!啊啊啊!呀啊!”由于姿势的原因,肉棒进的很深,春月被插的尖叫起来,她的手胡乱的挥动挣扎,最后抓住男人的胳膊,指甲都掐进了肉里,“进、进来了啊!啊!啊……好深!呃……呃啊!”
“呼……”司机没有给春月适应的时间,直接挺腰开始用力抽插,仿佛装了一个小马达,极快的速度把本就湿淋淋的肉穴插的淫水四溅,春月不断的尖叫,身体大幅度的扭动起来,看似像挣扎,实际上却更像迎合。
“咿!哈啊!不要!不要……”春月哭叫着抖动肉臀,肉穴痉挛似的猛烈抽搐,浪叫道,“你插、插死我了……要飞了……咿啊、啊、啊……要被干的泄身了……”
“喝……喝……”男人才不管她,继续把春月往死里干。在酒店内一直等着的人,终于被压在了身下,而且操的她爽的眼泪都被逼了出来,只要一想到这个,男人心中就一阵舒爽。
这次他的动作要粗暴许多,他可不想再忍了,这次说什幺也要射到她身体里去,让骚逼尝尝他的味道。
“顶到了!啊啊!又顶、顶到那里了……咿……”春月哭着咬紧牙关,不断抽搐,脚趾都僵硬了,“好美……嗯咿……再顶、啊哈、再顶那里……美、美死我了……那里……啊啊啊……”
带着酸苦的甜美快感在身体里不断流窜,春月口水都来不及吞咽,顺着嘴角脸颊流到了坐垫上,奶子哆哆嗦嗦的挺立起来,随着身体的剧烈摇晃而甩动,没来得及脱下的毛衣更是不停地摩擦这奶头,奶孔好像都在被玩弄,而穴里那个柔软敏感的肉块更是被不间断的戳动,春月实在坚持不了多久,尖叫着缩紧了宫口。
“呀啊啊!飞了……飞起来了……哦!哦啊!呃……又要、呃哈、要潮吹了……呀!啊!啊!”春月美的魂飞天外,哭的忘了自己是谁,“好、好舒服……呜啊啊、哈、咿……穴、穴里好……啊啊……”
高潮的花穴紧的惊人,男人也不再忍耐,他把肉棒插到肉穴的最深处,龟头的顶端在那块柔软的骚心上死死磨蹭了两下,就粗喘着掐紧了春月硬梆梆的奶头。
“呼……呼……贱货……呼……射死你……呼……要射进去了……射的让你怀孕……”
男人呻吟着加快抽插的速度,春月流着泪水,微弱的挣扎了几下,“不要……不要射、射在里面……啊……唔啊……别在里面……”
司机压住她言不由衷的反抗,低吼一声,鼓胀的囊袋一阵阵收缩,忍了几天的精液跟水枪似的猛烈的射了出去,全部打在春月的骚心上,春月被他射的整个人丢了魂,尖叫着抽搐着大腿根,被操的肉穴再次达到了一个高潮,脚趾都蜷缩了起来。
“啊……啊……”射完的肉棒从穴眼里慢慢滑了出来,春月瘫软在车上,无力的大睁着双眼,眼神涣散,不知道在看着哪里,口水沾湿了半边脸,大张的双腿间,被干的通红的肉穴微弱的抽搐了两下,一股白色的粘液缓缓的流了出来,落在了车座上。
男人见此一怒,一个巴掌便打到了春月奶子上,“骚货,谁让你流出来的??”
春月被打的又是一声尖叫,不过却是被爽的。
男人拿起一旁湿漉漉的丁字裤,再次将其塞进了穴内,牢牢地堵住了被操干的发红的穴口。
“啊……不要,不要再往里面塞了……啊啊……穴内要爆了……伊……摩擦到芯子了……啊啊……”男人被春月的浪叫声勾的下腹又是一热,抬手又甩了春月奶子一巴掌,敏感的奶头被虐待,令春月又痛又爽。
男人粗暴地抓住春月的头发,将她拽到了自己的身下,嘴巴差一点就能接触到他的下身。
春月看着在眼前的紫红色肉棒,鸡蛋大的龟头牢牢地吸引着她的目光,腥臊味更是不停地刺激着她的嗅觉,竟一个张嘴想要将肉棒给含进去。
男人一躲,春月没能如愿,抬眸娇嗔地看了他一眼,男人被勾的心中一荡,本就半硬的肉跟更是迅速膨胀了起来,不过却也没忘自己的意图,满含怒气地又打了一下不停勾引着自己的春月的后背。
“骚货,还不将你泄的东西舔干净??”
春月低头发现了车座上那一滩水迹,郝然是方才她不小心流出来的淫液,春月身体因羞耻慢慢泛起了红晕,勾的男人恨不得现在就将硬的发疼的肉棒塞进那个紧致的小穴内。
男人粗暴地将春月的头按了下去,她的嘴巴刚好触碰到座椅上的粘液,春月无奈,只好伸出小舌一下一下的舔弄了起来,可是目光却一直停留在男人粗壮的肉跟上。
男人终是忍受不了春月的诱惑,抓着春月的头发便将其扯下了车……
夜间的凉意令春月身子一抖,男人将春月上半身贴到车前盖上,露出下身已经被操的红肿的穴,就这方才射进去的淫液猛地插了进去,干死这个一直在诱惑他的人。
“好深……太深了……”春月喃喃着,前面的奶子更是被车盖摩擦着享受着不同于手把玩的快感。
男人用手抓住春月的肥臀,结实的腰部用力抽插起来,春月被顶的浪叫声更加响亮,“嗯嗯……小穴好爽,啊啊呀……又戳到芯子了,好舒服……啊哈……”身体已经习惯了男人的进入,现在已经不再那么轻易发痛,春月无力地承受着男人暴风骤雨般的侵占。
“骚逼真他妈紧!”男人额上青筋隐现,将春月抱了起来,让她坐到车盖上,而他则不停地按着她的屁股用力地向前耸动。少女的阴道又紧又热,如丝绒般包着他的东西,每一次吞吐都叫他爽上天,紧窒的小穴不断蠕动着,好似有无数小嘴在吮着,比他家那个黄脸婆舒服多了。
“啊啊……好棒……芯子好酸……要被戳烂了……嗯嗯,哈……啊……”春月被撞得在他怀里起伏,黑发四散,喉咙里的呻吟被撞得断断续续,“嗯嗯……你好厉害……啊啊嗯嗯……”她纤细长腿紧紧缠着他的腰,屁股随着他的撞击摇摆。
“骚货,老子非草烂你的逼!”听着她的淫声浪叫,气氛似是变的更为火热,男人只觉老二被那嫩逼紧紧夹住,咬住不放,每动一下都里紧涩无比,感觉自己几乎要死在她身上……
“蛤……啊啊……嗯嗯……太太快了……你……嗯嗯慢点……”春月叫得喉咙嘶哑,抱着男人的脖子,丰满胸部不停在他胸前摩擦,奶水随着性刺激而不断流出来,男人抽插着,舌头不断舔着她乳尖流下的汁液。
“啊……别吸呀……嗯……”奶子被吸吮着,因为摩擦过度,疼得厉害,春月难受的皱眉哀求。男人自然不会听她的,反而用双手狠狠捏着大团乳肉,随着挤压,越来越多的奶汁喷射而出,男人嘬住骚奶头,用力地吸允着,春月被吸的魂都要飞了。
“你这到底是什么妖孽?不然怎么会这么耐操!”男人发狠的在她身体里顶撞,听着她的呻吟声,一边厉声问道。
“我我不知道……”春月无助的仰起脖子,一手握着自己的涨涨的奶子送进男人的嘴里,“好涨……啊啊……”
男人用力吸着飚出的奶水,玩弄着双乳,随后似觉不爽,竟一把将其从车盖上拉了下来,一边将她双腿扯开翻了个身,让她以狗趴式对着自己。春月脸朝向地,屁股高高撅起,淫水如泉涌不断流下,男人看得兽性大发,扶着自己坚硬老二,噗啾一声从后面插入。
“啊……”春月被顶得身体前倾,大叫了声。
“草死你这小贱货!”男人兴奋上头,手掌在春月屁股上拍打起来,上面还残留着先前在车上留下的掐痕,看着更有诱惑,他一边挺动,老二噗叽噗叽的穿行在春月淫水泛滥的骚穴里,看着她屁股像颗大水蜜桃子,忍不住低下头在她屁股上用力咬了口。
“啊……你……嗯嗯……别啊……”屁股上被啃了两口,吓春月一跳,发出一声娇媚呻吟,听得男人埋在她身体里的老二又暴涨了一圈。
男人狠狠在春月屁股上拍了几下,看着红红的掌印十分得意,高耸的屁股紧紧夹着他的东西,从后面看去,她肥嫩的小穴像花苞似的,包住他粗红的老二,在抽插中让他欲仙欲死……
压抑数个时辰的欲望,在她身上暴发出来,男人不知疲倦的操弄着骚穴,直到红肿不堪依然不曾结束,到最后春月实在受不了,觉得双腿僵得合不拢,不得不开口求饶,“嗯哈……啊啊……求你射出来吧啊啊……我我真的受不住了嗯嗯……求你……”
春月只觉自己的身体在男人怀里被顶得快要散架,她努力向后攀着男人的脖子,主动去吻上他的唇,希望他能快点射出来。
她的主动送吻,显然取悦了男人,看着她难受的表情,男人觉得自己也已经忍耐到了暴发边缘。
“骚货……你的嘴儿真甜……”大山般沉重的身体压在春月身上,带着烟味的嘴唇掠夺着她口中的津液,缠着她的舌头一起共舞,春月红着脸轻轻哼着,感觉到体内的肉棒在颤抖膨胀,身体也跟着崩紧。
“啊……”男人喘息着在她身体里一倾如注,又浓又热的精液不断灌进她子宫里,春月在高潮中抽搐痉挛,弓起腰双腿崩直脚趾头都卷了起来,久久才终于身体一软倒在被上。
射精结束后,男人一脸餍足的倒在她身上喘息如牛,这么多年,他头次享受这样酣畅淋漓的性爱,不像自家那个黄脸婆,总是没几下就不让干了。
春月小脸潮红,抬眸看向,噘着唇娇嗔,“你才快把我腰撞断了……”她现在完全动的力气都没有,双腿都合不拢了。
对于她不自觉的娇媚样子,男人看得心中一动,不过想着如今时间已经够晚了,再不回去可能会被老婆骂,这才将心中的淫思平静下来,用着手帕将春月腿间的精液擦掉,然后抱着她回到了车上。
车内如今满是淫靡的味道,司机只好将一旁的窗户打开些许,然后车子向着一旁行去,而春月今日实在太累了,被男人放到车上后,没过几分钟就睡着了。
【完】
上一篇:不愿下车的可爱女生
下一篇:夜幕下的公交车

©2014 - 2015 201942o9.xyz

www.201942o9.xyz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