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山顶停车做爱
黄昏的城市里,红灯,磊不忘深情的注视着佳人的情形:
  她满面桃花,双眸紧闭着,小嘴微张着呼吸着。他竟觉得很是满足,想到只有自己才能看到她的娇态,又觉得有了几丝安慰。
  那本来向家开去的车子在十字路口突然来了个大转弯,向着芯芯临考前那段时间自己经常带她去爬的那座山开去。
  芯芯已经醉了,带她去山顶吹吹山风是个不错的选择,也可以让她醒醒酒,男人在心里如此想着女孩在车子到达山顶之前,眼睛已经睁开了,男人看着醉态撩人的女孩,觉得没有喝酒的自己竟也有了几分醉意。
  他打开车子顶棚,放低两人的座椅,搂着她,一如每次他们折腾完後。晚风带着阵阵芳香,将女孩的呼吸吹到自己鼻前,丝丝的红酒馨香弥漫在两人的周围,男人无比怜惜的看着怀中此时正带着几分朦胧醉眼的女孩。
  女孩伸出小手,仿佛像确认般轻点他的脸颊“哥哥?哥哥…”
  他很自然的想到那句:醉酒佳人桃红面,这真是此时芯芯最真实的写照。
  女孩本来安安静静的窝在他的怀里,突然就扭捏起来,有几分气愤的搬走他放在她腰上的大掌。
  男人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女孩,觉得醉酒的她很是娇憨可爱、美色撩人,他坐起来,从前面的置物箱里,拿出相机,开在录像模式,想录下女孩可爱的模样,想着明天给她看时,女孩一定会无比害羞的躲到他的怀里,想想这样的情景都很美。
  没想到女孩见到男人坐了起来,竟用她的小手拼命的往下推着他的胸膛,明白她含义的男人躺了下来,看到男人的配合,女孩才露出了笑容,娇憨的笑着。
  她坐在了他的胯上,在他身上轻扭着小屁屁,在甜蜜的刺激下,磊下面急速的膨胀了。感觉到身下的硬物让自己很不舒服,女孩又大力的扭动起来,男人觉得自己的那里都要被她扭爆了,醉酒的她真是太疯狂,晚风催动她的青丝,那飘起来的头发给她增加了几分狂野的魅惑美。见自己的身下还是有根硬物抵着,她竟一下子用小手捏住它的顶端往外轻扯着, 男人的喉结大力的滑动着,女孩手中的力道越来越大,竟有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感觉。
  “宝贝,啊…不要…”男人从喉咙深处嘶吼着。
  见平时疼自己的哥哥竟然这麽大声的跟自己说话,芯芯觉得无比的委屈,她本就醉态媚生的双眸湿润了起来。
  “哥哥,芯芯难受,那东西顶着芯芯好难受。”芯芯向磊述说着自己的难受,哥哥竟然还凶他。
  磊看着佳人无比撒娇的媚态,顺着她的话语说着:“宝贝,哪里难受了,哥哥摸摸好吗?”
  平时肯定摇头拒绝的佳人竟无比温顺的点着头,她掀起自己的裙子,直接握着磊的手按向自己难受的地方。
  磊觉得这真是太震撼了,这个小妖精真是他的芯芯吗?
  “哥哥…”见男人没有安慰自己的动作,女孩出声提醒着,并自己扭动着小屁屁绕着他的手转着圈。
  男人低吼一声,他的大手隔着内裤在小穴上轻轻的摸着,那肉色的蕾丝内裤中透露出来的黑色带给他强烈的视觉冲击,对於隔靴搔痒似的按摩女孩很不满足。
  “哥哥,用力一点,用力一点。”女孩无意的说着那令男人崩溃的话语,男人将四根手指对着花瓣间的细缝用力的向上挤压着。
  “啊…哥哥…哥哥…”女孩大声浪叫着。男人的手指顺着细缝上下滑动着,有时用力的将力气集中在一处用力的画着圈。
  女孩的脑中回想起那日磊抚摸自己乳房的景象。她顺着记忆,拉起磊宽松的T!罩在了自己的头上,男人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好奇又满是期待的看着女孩,也许宝贝能带给他更大的惊喜,男人在心底邪恶的想着。女孩将身子趴在了男人的身上,小脑袋完全钻进了男人的衣服里,她的身子一拱一拱的向上游着,直到来到男人的乳头上方。
  她的小嘴含住男人的乳头,男人紧绷的心仿佛落地般正准备享受这份意外的惊喜。突然女孩轻吐出男人的乳头,男人正准备诱哄女孩继续。没想到衣服里面的头颅又开始动作了。她的小舌轻舔着他的乳头,在上面留下一串串津液,舌尖偶尔顺时针旋转着,偶尔逆时针旋着,感觉到男人胸口传来的大力的心跳声,女孩嘴上动得更欢实了,她的舌尖一下一下的拨弄着他的乳头,小手甚至从边上挤压着他的肌肉,见它们没有像她心目中那般聚拢起来,小嘴里发出不满的哼唧声。磊此时终於知道芯芯这般动作的原因了,原来她在模仿着平时他对她的动作。小家夥的学习力还真强,磊在心中概叹着,心中的恶魔又开始扑腾起来:他决定以後要变着法儿的调教她,这样她要是喝了酒,不就会一一回报在自己的身上吗。
  直到结婚後的好多年,磊仍乐此不疲的实施着他的这个计划,每周都上演着扑倒与反扑倒的游戏,为此我们莫芯的酒量也越来越大。
  女孩感觉到男人的乳头在自己的舔弄下变硬了,觉得很有成就感,她用手指轻轻的拨弄了下,感觉到它的欢动,嘴里竟然发出了小声的欢呼声。
  男人看着里面女孩的脑袋又一拱一拱的移到他的另一只乳头上仿着刚才的方法玩弄着,另一只小手捏着那只被冷落的乳头左右摇晃着,有时又向上用力提一下。男人被刺激的眼睛都发红了。被包裹的欲望顺着本能往上戳刺着女孩的小屁屁。女孩感到屁股上的不适,本来抓着他一只乳头到小手伸出他的衣服,在他的欲望上用力拍打了一下,移动了一下小屁屁,继续她刚才的艰巨任务,心里还在想着:“哼,谁让你欺负我来着。”
  男人“哦…哦…”的叫着,小家夥真是太用力,都不怕把他那里给打断了。
  女孩感觉到男人的另一只乳头也在自己的努力下变硬了,她深呼吸了下,像完成了一项很艰巨的任务。女孩的身子又向上游着,可她的两只手的手指很用力的抓着男人的乳头往外扯着。
  “宝贝,宝贝,轻点,轻点…”男人痛苦并快乐着,他摁住女孩似乎还要往外撕扯的小手,再不阻止,估计自己就要受罪了。真是个十足的磨人精加小妖精,男人在自己的心中又给女孩取了个外号。听到哥哥的声音,女孩才将手上拉扯的动作改成了按摩。
  女孩的小脑袋从他的领子里钻了出来,醉眼朦胧的看着男人,好像等待他的赞扬般,男人也真的这麽做了。
  “芯芯,好棒哦,哥哥好喜欢哦。”
  女孩听到男人的赞美声,露出了憨憨的笑容。
  “宝贝再向上一点。”女孩按着男人的指导,又往上游了一下。
  “宝贝,亲亲哥哥,好吗?宝贝。”芯芯嘟着小嘴靠近男人凑过来的大嘴,突然向上一撞,男人觉得自己的牙关都被撞疼了。女孩的小舌从他的牙关中钻了进去,勾着他的舌头用力的吸允着,直把他口中的唾液吸进了自己的口中。她的舌尖绕着他的打着圈圈,卷起他的舌头,伸到他的口中一点也不温柔的舔着,男人觉得自己舌下的神经都被女孩舔的发疼了起来。时而又来到他的上颚,用小舌轻刺着。女孩的小舌在男人的嘴里玩的不亦乐乎。她的另一只小手也不得闲的摸着他已然无比坚硬的乳头。
  直到女孩觉得自己无法呼吸了,才离开了男人的大嘴。看着男人嘴边流出来的彼此的津液,女孩伸出舌尖在他的唇边轻舔着,并再次将小舌伸到了他的口中,轻刺着他的大舌。
  男人被刺激的大发了,他的舌头用力的卷着她的小舌,仿佛想把她卷到自己的喉咙深处。他的大掌握着女孩圆润的臀部用力的按捏着。女孩觉得自己的舌根生疼了,用力的扭着身子,男人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被刺激的一颤一颤的,他的大舌松开女孩的小舌。得到自由的小舌从男人的嘴中抽了出来。女孩伸着舌头呼吸着新鲜空气,男人看着在自己眼前一下一下向前轻吐的小舌,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冲向自己的脑部,他抱着女孩坐了起来,快速的脱掉了上衣,衣服脱掉的瞬间,女孩的小手还揪着他的一只乳头按摩着,男人低吼一声,三两下就把女孩身上的连衣裙扒了下来。晚风抚摸着女孩裸露在空气中的娇嫩的皮肤,女孩瑟缩一下,更往男人胸膛上的热源钻去。男人从後面解开胸罩的扣子,释放的一瞬间,两只小兔蹦跳着映入了他的眼帘。女孩由於胸部接触空气的缘故,竟觉得胸部有几分冷意,抱紧了男人,男人低头往下看,都看到了被挤出的乳晕,真是太销魂刺激了。
  男人用力的将只着内裤的女孩放倒在椅子上,自己的力量快速的附了上去。
  女孩感觉到自己身上的重,微微扭动着自己的身子,那对丰满的乳房摩擦着男人的胸膛。
  男人大叫一声,吸住女孩的小嘴,大舌勾着她的小舌用力的吸着。猫儿般娇柔的呻吟从女孩的口中逸了出来。
  男人的大舌将女孩的小舌吸出口外,他的舌尖顶着她的舌尖慢慢的向上翘起,舌尖轻舔着女孩的舌背。女孩觉察到自己的舌根上的疼意,嗖的一下就将自己的小舌吸了进去,紧闭着小嘴,留下男人那条孤单的舌,无论男人怎样诱哄,女孩再也不肯张开小口放那条弄疼她的坏舌进来。男人的嘴含住女孩的上唇轻咬着,女孩的嘴边溢出了一声吸气声,男人的舌立马钻了进去,追逐着那条逃窜的小舌,几乎搅动了她的整张小嘴,最後女孩的舌头累了,才停止逃窜,与那条大舌温柔的嬉戏着。
  男人的抬起贴在女孩身上的胸膛,用眼睛向下扫视着女孩的身体,他的两只手掌无比虔诚的附上女孩的娇乳,那大掌上传递出来的火热竟一下子透过皮肤传到了女孩的身体内部,女孩轻叫了一声。男人的大掌温柔的抚摸着,女孩享受的闭上了双眼,小嘴里哼哼唧唧的。
  看到这样的景象,男人的大掌突然加重力道,像揉面团一般带着几分力道肆虐着女孩的乳房。
  女孩张开小嘴,一阵悦耳的吟叫声在黑夜中响了起来。刺激的男人手上的力道更大了。他的大手将女孩的乳房用力的向上提拉着,弯腰想要吸住,觉得车内实在有点施展不开。
  这座山的周围只有几幢别墅,平时很少有人过来,更别说晚上了,而且他也将车子停在了比较隐蔽的地方,所以男人放心大胆的顺着自己的心意行动着。
  男人打开车门,抱起满眼泛着春水的女孩,放在后排铺的毯子上,他转身去车上拿靠枕,女孩感觉到男人的离开,嘴里立马发出不满的呜咽声。
  “宝贝,哥哥马上过来。”听懂男人的话,女孩才停止哼唧。男人从後座拿了两个靠枕,不忘拿起前面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在录像状态的相机。
  这座山很矮,城市中的霓虹灯光几乎也照亮了这里,今晚的月亮似乎也很兴奋,散发出清冷的白光。
  男人将相机放到了女孩的脚边,在女孩的头下垫了一个靠枕。他温柔的吻了一回女孩,无声的给予安慰,才继续他刚才的动作。
  他的双腿跨在女孩的两边,一只大掌附在一方绵乳的乳晕旁,向上提拉着,将本来球般的乳房拉成了圆锥形,而他的手就按在圆锥形的顶端,如猫见到鱼儿般,他的唇立马附了上去,用力的吸着她的顶端,仿佛能从少女的嫩乳里面吸出鲜美的乳汁一般。
  女孩不住的媚叫着:“啊…哥哥,哥哥…”她的手想要抓住一些支撑点,挥动着的小手,碰到男人的头颅,将十指插进了男人的发中,男人嘴上的动作更剧烈了,因酒精而嫣红的皮肤此时更加的红润,仿佛能从皮肤深处沁出一般。男人在忙碌之余不忘抬头关注女孩的表情。女孩满脸媚态,张开的小嘴也不住的翕动着。当男人松开手指时,那水球仿佛有意识的波动着,荡出了乳晕。男人伸出舌头,趴在女孩的胸前,轻舔上面的乳珠,另一只手也有技巧的揉捏着另一只乳房的乳珠。两只乳房都受着刺激,女孩看着男人的动作,女孩的食指再次插入了男人的发中,头发上传来的些许疼意,刺激的男人含住那乳珠,轻轻撕扯着。在他的不懈努力之下,那粉嫩的乳珠俏生生的挺立着。男人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拿起地上的相机,记录着女孩娇媚的样子。
  他轻声哄着女孩:“宝贝,喜欢哥哥这样吗?啊?宝贝。”
  女孩下意识的回答着磊的话:“喜欢,啊…”刚才的余韵还是让女孩忍不住的呻吟着。
  “宝贝,告诉哥哥喜欢什麽?嗯,哥哥,想听宝贝说呢。”
  “喜欢?”莫芯想着哥哥提出的问题,可她真不知道哥哥说的是什麽,找不到哥哥问题答案的娇人儿竟又呜咽了起来:“啊,哥哥,芯芯不知道。”
  “那芯芯跟着哥哥说好吗?”邪恶的男人引诱着。女孩无助的点着头,希望哥哥不要觉得她很笨。
  “芯芯喜欢哥哥像刚才那样摸芯芯的咪咪,吸芯芯的咪咪。”男人再次发挥他的铁皮面孔,欺负着女孩。
  女孩略带呜咽的按着男人刚才的说法复述了男人的话语。仿佛奖励般,男人放下手中的相机,躺在女孩的身边,抱着她亲吻了起来。女孩的双手搂着男人的颈项,热情的回应着她。男人的双手温柔的轻抚着女孩的肌肤,当他的手指来到女孩的尾椎骨时,轻轻的围着它旋转着,引得女孩一阵阵的轻颤,他的手指突然顺着那凹陷,用力的向下按去,女孩大声尖叫一下,痉挛起来。
  “哥哥,嗯…啊…哥哥”
  男人的手指轻轻的揉捏着那处凹陷,仿佛怕弄疼了女孩。
  女孩的醉眼中含着几滴泪珠楚楚可怜的望着磊。
  “宝贝,怎麽了?宝贝?”
  “哥哥,嗯…宝贝刚才失禁了。…芯芯尿尿了。”看着因为醉酒而显得格外单纯可爱而且更直接的女孩,男人决定以後一定要把刚才的那想法贯彻到底。
  “哦,芯芯尿尿了。”男人带着几分笑意的重复着。女孩害羞的用小手捂住自己的双脸,这跟清醒时她害羞的反应还是一样。
  “嗯,那哥哥去帮宝贝确认下,肯定是芯芯的感觉错了。”
  男人在女孩心中是无所不能的存在,女孩轻点着头同意了男人的说法,也许真是她的感觉错了。
  男人在女孩的脚边蹲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向下脱着女孩的内裤,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片芳草地,那里的每根毛发都乌亮乌亮的,有的毛发上还泛着水的光泽。为了方便男人的动作,女孩竟然主动的抬起了臀部。
  男人看着女孩如初生的婴儿般,浑身赤裸的躺在那,看着他的眼中充满着无比的爱恋与信任。男人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宝贝,喜欢哥哥吗?”男人问着女孩的心意,虽然他知道答案。
  “喜欢”女孩点着头认真的说着,为了强调,她继续说着“芯芯很喜欢很喜欢哥哥”
  “那宝贝,你爱哥哥吗?”男人不厌其烦的问着。
  “嗯。宝贝很爱很爱哥哥的。”女孩强调着。
  得到答案的男人觉得此刻的自己想大声嚎叫着,嚎出内心的欢喜,几小时前自己的变扭心态完全不存在了,只要宝贝爱我,两人能永远的在一起,那其他还有什麽在意的。
  见自己的表白并没有得到男人同等的回应,女孩的眼中流出了晶莹的珍珠。男人看到女孩的眼泪,还以为自己的孟浪吓到了女孩。
  “宝贝,怎麽了?”
  “芯芯说爱哥哥,可是哥哥都没有说呢?哥哥是不是不爱芯芯啊?”女孩无比娇憨的述说着她的委屈。
  男人看着梨花带雨般的女孩,感动着:“哥哥怎麽会不爱芯芯呢?哥哥最爱宝贝了。”
  “芯芯,”看着女孩的目光看向自己时,他无比认真的表述着自己的感情,虽然她酒醒後也许不记得了:“芯芯听好了。哥哥冷磊最爱宝贝莫芯了。宝贝知道了吗?”
  “嗯”女孩点着脑袋,再次露出了欢颜。
  “芯芯,芯芯…,”男人无比温柔的呼唤着女孩的名字。
  女孩醉眼朦胧的中听到男人来自远方的无比深情的呼唤“嗯?”她不自觉的应和着
  “芯芯,把你的大腿向外张开。”男人吐着自己最深切的期待。
  已经不知道在干什麽的人儿,只知道是哥哥让她干的,现在哥哥是对她最好的人,也是她最爱最爱的人。她无比顺从的向外张开着自己的大腿。男人秉着呼吸看着在眼前逐渐揭开面纱的桃源。
  虽然接触过芯芯的宝地,但这还是他第一次光明正大的看着。他忍不住跪在女孩的双腿间。
  女孩因为刚才动情过一次的缘故,小穴口此刻正一滴一滴的往外滴着情液。
  男人忍不住用食指在那儿轻刮了一下,引得小穴一阵颤抖,敏感的女孩动情的呼唤着:“啊…哥哥…哥哥…”
  男人看着自己手指中沾着的那滴美丽的露珠,感觉它正由内而外的散发着迷情的香味,他的手指悬浮在女孩凹陷的肚脐眼的上空,他看着那滴情液由於重力的作用,在自己的指尖凝聚、滴落,不偏不倚的滴在了那凹陷的小洞里,男人甚至觉得都溅起了水丝。
  男人的食指指腹在女孩的肚脐眼里转着圈圈,搅动着那滴爱液,感觉它们逐渐被自己的指腹吸收,他俯下身,伸出大舌,在女孩的肚脐周围转着圈,有时会忍不住的用舌尖轻顶着肚脐眼。
  女孩不知道自己怎麽了,本来全身就很燥热,而现在正由那点向外散发着更高的热量,灼烫着她。
  男人的双手虔诚的放在女孩的小腹上,顺着她柔美的曲线,慢慢向下游移着。他两只大手的麽指轻扣在女孩的大腿根部,食指轻采着黑色情丝,那是无比魅惑的颜色,与周围的颜色形成鲜明对比。他的手继续往下动作着,两只手的四指放在那花巢的上方,偶尔手指勾起一根毛毛把玩着。
  男人的麽指轻轻的扒开那两片肉唇,异物的刺激让女孩吟哦了一声,那来,碰到了男人身子的两侧。男人正要看到那美景,心里无比的可惜着。
  “芯芯,你的腿夹疼哥哥呢?”男人的语气中带着几分痛楚。
  女孩不知道自己干了什麽坏事,只知道哥哥不舒服了。
  “哥哥,哥哥…”女孩再次在男人的面前张开了大腿,男人的四指按着肉唇,麽指轻刮着肉唇的内侧,那里的肌肤软软嫩嫩的,好像一碰就会破裂似的。指间滑过,附上了黏黏的湿液,男人的手指在肉唇的底部轻轻向两侧拉着,那两片粉红花瓣间隐隐露出了那隐藏的花珠,由於光线的缘故,男人不是看的很清楚,他在内心深处暗暗下着决心,以後一定要光明正大的欣赏着。
  女孩不知道自己怎麽了,她咬着自己手指轻声呜咽着,小脚丫在毯子上一下一下的前後滑动着,引来花瓣的一阵颤动,男人的一只手的麽指和食指非常精准的捏住那花瓣,小力的按摩着,本来咬着手指的女孩,扯着嗓子娇吟了起来:“哥哥,啊…,啊…”
  男人听到女孩的声音,两只手指轻轻的捏着花唇转动了起来,女孩的手指从嘴角滑落了下来,一声声的呻吟着。
  男人看着女孩的表情,觉得无比的满足也无比的动情。
  男人带着无比的耐心与激动将那两片粘在一起的花瓣小心的向外掰开,露出更加柔嫩的一片,那隐藏在两片花瓣之间的花珠,被水液侵润着,很是润泽无比,男人的手指轻摁一下,女孩立刻刺激的浪叫起来:“哥哥,哥哥…啊…”
  在女孩的吟叫声中,男人的中指有自我意识般的轻刺着那未经人事的小穴,那里泛着的蜜水说明女孩曾为他情动过。男人的手指往里推挤着,可是少女的身子不自觉的推拒着,男人轻扭着自己的手指,才把指尖刺了进去。
  “哥哥,哥哥,疼,啊…疼…”异物的刺入,让娇弱的女孩腿间泛着疼意。
  “宝贝,芯芯,哪里疼了?”男人轻声诱哄着。
  女孩泪眼汪汪的望着男人,无比信任的轻声说着:“哥哥,芯芯尿尿的地方疼,嗯,…”要是这样的话语,清醒的芯芯绝不会说出口,可此时的女孩正无比可怜的望着男人,殊不知,他才是罪魁祸首。
  “哦,那哥哥帮你看看好吗?”男人诱哄着。
  “嗯,哥哥看看,帮芯芯摸摸。”女孩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麽,只知道只要自己不舒服时,总是窝在哥哥的怀里享受着哥哥的安抚。
  “小妖精。”男人的一只大手忍不住拍了下女孩的臀部,引的女孩的娇声连连。
  “宝贝,把小屁屁抬起来好吗?不然哥哥看不到呢?”男人乘着女孩酒醉,提着过分的要求。
  女孩听话的抬高了自己的臀部,男人的手指顺势没进去了一半。
  “啊…”女孩刚抬起的臀部,又放了下来,轻扭着屁股,想扭出体内的异物。
  男人没入女孩幽穴的手指仿佛被世界上最好的绒包裹着,不但温暖,还充满了弹性。女孩娇嫩的甬道拼命推挤着男人的手指,男人手指忍不住在女孩的小穴里轻刺着。女孩紧紧抓着身下的毯子,想缓解体内的那份异样的感觉。
  “啊,哥哥…啊…”女孩呼唤着她最信任的人。
  “宝贝,宝贝,告诉哥哥怎麽了?”男人觉得自己的腿间快要爆炸了,他将自己的内裤褪至大腿间,那欲望立刻跳了出来,在空气中晃动着,它的顶端还轻吐着水珠。
  男人将女孩一条腿弯了起来,那腿弯处的两块小肉在男人的眼中还真有几分芯芯小屁屁的味道,他将自己勃发的欲望伸到了女孩的腿弯处,男人将女孩的小腿向里推了推,夹住自己的欲望。
  “芯芯,左脚不要动哦,用力夹着知道吗?”男人叮嘱着情迷的女孩。
  他的一只手指在女孩的甬道里探索着,时而在里面转着圈,时而轻刺着里面的嫩肉,当触到某一点时,女孩突然尖叫一声,夹紧着自己的腿弯,男人觉得自己那里都快要挤爆了,男人的手指在小穴里快速的抽动几下,女孩的身体里喷出大量的情液,浸湿了男人的手掌。
  女孩觉得自己的那里又喷出了好多尿液,她觉得很是害羞,可同时却有一股难耐的快感溢出,两种情绪在女孩的脑海里交相出现。
  男人的食指在自己欲望的顶端轻抹了下女孩的情液,他的手掌压紧女孩的大腿与小腿,利刃在女孩的腿弯处急速的抽动着,那里虽没小穴极致的紧实与温暖,但至少给了他一点慰藉。
  女孩不知道自己腿间什麽咯的自己好难受,她想移开,可一股巨大的力量压迫着自己。男人急速的抽动几下,看着女孩腿间那翕动着向外挤着春水的小穴,手上的动作更快了。
  “宝贝,芯芯,芯芯…”
  在女孩的耳中突然传来哥哥的声音,女孩觉得哥哥的声音很是痛苦:“哥哥,哥哥?”女孩急切的询问着。
  “宝贝,乖,哥哥好难受,芯芯,宝贝,把你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好吗?芯芯?”黑夜中,星空下,山顶上,狼光更甚。
  女孩将自己的小手附上自己的乳房,仿佛这样能够缓解男人的痛苦。
  看着女孩淫靡的动作,男人继续勾引着。
  “宝贝,揉揉你的乳房好吗?它们都需要宝贝的安慰。”男人的声音中带着急切与催促。
  女孩顺着自己的脑海中微弱的记忆,左右手同时开工,向内揉捏挤压自己的乳房。小嘴微张吐着娇吟,她觉得这样似乎能缓解自己腿间的难受,小手上的力道更大了,带着自己腿间的夹力也更大了,男人急切的动作着,抬头呻吟着,在一个大动作下,从欲望的顶端射出一串白浊的液体。更有不少液体顺着女孩的小腿流了下来。男人如法炮制的用手掌刮了自己少许的情液,从女孩的腿弯处抽出自己还很高耸的欲望。转过身去,将自己的情液涂在女孩腿间的毛发上,又从女孩的小穴口轻刮了下,也涂在了那毛发上,两种液体,一样的光泽,一样的爱恋,交集在一起。他的手指又轻刮了几下女孩的小嫩穴,引起女孩细微的颤抖,看着眼前女孩疲累的样子,欲望高涨的男人还是停了下来,带着几分心疼的阖上了女孩的双腿。
  男人趴在女孩的身上,一个用力,让女孩躺在了自己的身上,女孩一碰到男人的怀抱,如猫咪般,在男人的身上轻扭几下,带着极度的信任与满足闭上了自己很是疲累的双眼。男人将毯子的一半盖到了彼此的身上,听着女孩已渐渐恢复平稳的呼吸,可自己的那里还是高耸着,虽然冷水澡加自家的五指姑娘能稍微按下自己的欲望,可他觉得此刻的自己如休眠的火山般,一旦爆发,就一定会势不可挡。以前的自己,觉得将女孩的纯真留到她成年的那晚,自己一定会等到那美好的一刻,可现在的自己再没有这个信心,他不知道哪天,炎热的岩浆就会喷涌而出。看着星空那闪亮的星星,想着女孩明媚而温暖的双眸,晚风吹起那还弥散在空气里的迷情。男人在女孩的发间落下深情的一吻。
  “宝贝,在星空的怀抱里,在月亮、星星的见证下,我许诺一生将永远宠你、爱你,给你极致的幸福和快乐。”女孩虽然听不到,但男人还是无比认真的在心底述说着。
上一篇:夜幕下的公交车
下一篇:公交车上摸屁屁

©2014 - 2015 201942o9.xyz

www.201942o9.xyz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